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际新闻 > 正文

十年之间,欧盟为何滑向“生存危机”

摘要: 回顾2017年,在错综复杂的世界形势中,欧洲形势的重大变化格外引人关注。比利时首相查尔斯·米歇尔前些时候说:“最近10年、15年以来,当我们谈论欧洲时,我们只谈危机,难民危机、预算危机、金融危机。现在我们必须实现新的欧洲梦想。”可是,他的话音刚落,欧洲又发生多起恐袭事件,接着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引发的风潮又起,号称欧洲稳定基石的德国竟也遇到几十年来少见的组阁危机。

回顾2017年,在错综复杂的世界形势中,欧洲形势的重大变化格外引人关注。

比利时首相查尔斯·米歇尔前些时候说:“最近10年、15年以来,当我们谈论欧洲时,我们只谈危机,难民危机、预算危机、金融危机。现在我们必须实现新的欧洲梦想。”可是,他的话音刚落,欧洲又发生多起恐袭事件,接着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引发的风潮又起,号称欧洲稳定基石的德国竟也遇到几十年来少见的组阁危机。

欧洲一体化进程曾充满朝气,雄心勃勃,可是,从发生全球金融危机至今,十年之间,欧盟就被重重危机困扰。乌克兰危机爆发;非法移民大量涌入;恐袭事件接连不断;反移民、反一体化思潮涌起,加剧欧洲社会的分裂。直至2016年英国全民公投决定脱离欧盟,使欧盟出现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所说的“生存危机”。支持英国脱欧、唱衰欧盟、奉行“美国(利益)优先”政策的特朗普入主白宫,更使欧盟陷入前所未有的内外交困境地。

大国兴衰有一定规律,欧盟作为二战后的历史产物也不例外。兴衰变化虽有外部因素,但内部因素是主要的。概括起来,有以下几点:

选票“绑架”高福利改革

第一,高福利制度造成严重影响。

二战后,欧洲国家由于现实需要,普遍实行高福利制度,这有助于战后经济恢复、改善民生。但高福利制度提高了生产成本,加重了财政负担,降低了劳动生产率和产品国际竞争力。加之一些国家的民选政策体制导致政客们为赢得选票,不计后果地提高福利。造成长期财政赤字,入不敷出,债务攀升,拖累了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欧盟现有人口占全球人口的5%,国民生产总值占全球国民生产总值的20%,而福利开支却占到全球福利开支的50%。如此沉重的福利开支负担使得欧盟经济难以适应竞争日益激烈的国际大环境。欧盟不仅难以承受金融经济危机的冲击,至今复苏乏力,而且在世界经济总量中所占比重日益缩小,在世界事务中的影响力也被削弱。

欧洲国家这种高福利、高赤字、高债务的发展模式越来越难以为继,必须进行根本性改革;但是,在谁改革谁丢选票的现实情况下,改革绝非易事,要制订27个成员国(英国脱欧以后)都能接受的改革方案更加困难。实际上,振兴欧盟经济成了无解的难题。

一体化“求速”适得其反

第二,盲目推进全面一体化导致内部分裂。

欧洲一体化进程从盛到衰的转折点是1992年签订《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欧洲精英们对美苏冷战后的欧洲形势判断失误。具体来说有三大失误:

一是基于德国放弃马克换取法国支持两德统一的政治交易,在政治、经济一体化条件尚不具备的情况下,勿忙实行货币一体化,使欧元从诞生之日起就成了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仍由各成员国掌握)相脱节的“畸形货币”。它成了引发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一大祸根,也是造成欧盟内部分裂的缘由之一。

二是为与美国争夺苏联解体后中东欧地区出现的“真空”,欧盟全力推进“东扩”,不惜降低入盟门槛。《马约》签订前,欧共体用了30多年时间从6个创始国扩展到12个,而签约后,从2004年至今,在十几年里,成员国从12个扩大到28个。而这些新入盟国家的历史背景、经济发展程度与原来的成员国差异很大(中东欧10国入盟时生产总值之和只与荷兰一国相当,约占欧盟国内生产总值的4%),成员国的扩大导致欧盟内部的不平衡加剧。由于国情不同、利益诉求不一,协商一致原则更难实施,反而增加内部矛盾。当今波兰、匈牙利等国集体抵制欧盟的难民分摊方案就是例证。

三是欧盟是由主权国家组成的联合体,其基础依然是民族国家。这一机制本身就存在各国主权与欧盟一体化之间的矛盾,因为任何一体化措施必然会影响到各国的主权。欧盟的运转以“主权让渡”或称“主权分享”原则为基础,关键在于如何掌握。欧盟机构在盲目推进中央集权式的联邦欧洲过程中,过多损害成员国的主权,造成反弹。英国脱欧以及所谓民粹主义思潮抬头,打着反一体化、反移民旗帜的各种政党在不少国家形成势头,概源于此。

成员国不平等导致“离心”

第三,违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失民心。

今年9月14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欧洲议会发表年度“国情咨文”时,哀叹欧盟“出现了分裂,甚至是四分五裂。这为民粹主义的迅速蔓延留出了空间”。

导致欧盟“离心”的另一重要因素是,欧盟在运转中没有践行大小国家一律平等、相互尊重这一国际关系基本准则,而是德、法、英三大国说了算。例如,法德商定启用欧元、英法联手出兵利比亚、德法英推动制裁俄罗斯等等。中小成员国,尤其是后入盟的中东欧国家,由于历史背景、经济实力等与西欧国家有明显差别,不仅入盟前要经过苛刻审核,要按照欧盟标准改革几百项国内法,入盟后也被另眼看待(如罗马尼亚、保加利亚至今未获准加入《申根协定》),它们实际上被排除在决策国之外。英国可以在欧盟内部享有多种“例外权”,甚至限制来自中东欧的移民享有福利成为其脱欧的一大理由,而波兰、匈牙利实施一些国内法改革却要遭到德法等国的责难。近日,欧盟委员会更以波、匈、捷拒绝接受难民份额摊派而将其诉诸欧洲法院,准备予以惩处制裁。

以上错误举措使民众对一体化失去信心,削弱了欧盟的凝聚力。在缺失团结一致、同舟共济精神的情况下,欧盟要想化解“生存危机”,绝非易事。(丁原洪)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转自互联网,如涉及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告知本网处理。
  • 鼓掌
  • 可怜
  • 正能量
  • 震惊
  • 无语
  • 流泪
责任编辑:石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