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华体育 > 商业生活 > 千华旅游 > 正文

枭雄懂不懂情爱?军阀知不知爱国?汤岗子传奇别墅有个保守多年的秘密

吱吱呀呀的老旧楼梯

还记得枭雄的脚步

粉刷过的雕梁彩画

已猜不透美人心计

青瓦层层叠叠

隐去纵横与权谋

窗棂不言不语

看惯硝烟和传奇

汤岗子,张作霖0120周六mmexport1516415159266

张作霖故居:龙泉别墅

汤岗子,张作霖0120周六mmexport1516415163338

鞍山东南15公里的汤岗子医院院区里,坐落着一栋青砖红柱、拱脊飞檐的三层中式别墅。

这栋别墅建于1919年,明年就将迎来它的百岁生日。

百岁老人都有着看惯世事的安静平和,

百岁建筑大多因历尽沧桑而风轻云淡。

但这栋别墅却与众不同,既透着柔情似水,又暗藏锋芒杀机,

让走近的人不由自主变得小心翼翼。

汤岗子,张作霖0120周六mmexport1516415166223

汤岗子,张作霖0120周六mmexport1516415168762

汤岗子,张作霖0120周六mmexport1516415171814

                        “

这栋别墅,名叫龙泉。

它的建造者,名叫张作霖。

”                        

1919年,在汤岗子兴建龙泉别墅时的张作霖44岁,这一年,他已经把卖包子小哥、乡下兽医、绿林匪首、清军巡防营统领、关外练兵大臣、奉天督军兼省长等等身份都抛在身后,顶着东三省巡阅使的头衔,独揽东北军政大权,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东北大BOSS。

汤岗子,张作霖0120周六mmexport1516415174335

                       

都说,这是段艳史。

”                        

东北王随手起个楼盘,不算啥稀奇事,能登上当年的热搜并且至今保持流量,其实跟一则著名艳史有关。据吃瓜群众代代相传的八卦消息称,当年张作霖建龙泉别墅,是为了方便自己最宠爱的三姨太来洗温泉,听着有点华清池的意思哈。张作霖有六位夫人,为啥龙泉别墅的女主是三姨太腻?是她学历高,懂外语,文能陪娃写作业,武能做饭洗衣修理家用电器吗?其实并不是,人家最大的优点就是颜!值!高!

微信图片_20180120103129

三姨太虽然小家碧玉出身,但花容月貌亮瞎人眼。当年在北镇已经嫁作人妇,但依然保持杨柳之姿,美艳夺目,颜值实力碾压各家个户的大姑娘小媳妇。一天上街,偶然遇到骑马经过的张作霖,结果,乱世枭雄与绝代佳人,妥妥地上演了“只因人群中多看你一眼”的经典桥段。一见钟情的张作霖回去后四处打听,虽然明知美人已名花有主,但还是决定忽略“前任”问题,玩一把横刀夺爱。于是很快,张作霖的府里就多了一位万千宠爱集一身的三姨太。

按这样的说法,堂堂东北王,给自己的宠妾建一栋超奢华复古风私人尊享温泉别墅,也算合情合理。但如果细翻历史,会发现传说这东西,在很多时候真的只是随便说说而已,认真你就输了。

汤岗子,张作霖0120周六mmexport1516415176973

根据相关记载,张作霖的三姨太叫戴宪玉,1907年嫁入张府,最初十分得宠,但因为脾气刚硬,渐渐受到冷落。后来因为弟弟犯错被张作霖执行军法枪毙,戴宪玉与张作霖感情彻底决裂,愤然退出帅府太太群,落发出家。1921年,出家的次年,戴宪玉病逝,终年只有34岁。

如此推算,把1919年建造的龙泉别墅定性为藏娇的金屋,似乎不太靠谱。而且当年张作霖的一位随侍马弁(私人贴身保镖)曾在1986年回忆,“大帅来过汤岗子,但没带三姨太”。

汤岗子,张作霖0120周六mmexport1516415179613

而且,史料的记载还透露出另一个不为人知的细节,龙泉别墅建造之初,共有三层,坐北朝南,建筑面积1370平方米,砖木结构,主墙一色青砖,山墙上开有天窗。建筑样式中西结合,既有传统的重檐歇山屋顶,各式脊兽;也装饰了雕花楼梯和西洋进口的彩色玻璃,后身则建有温泉浴池。

汤岗子,张作霖0120周六mmexport1516415182416

汤岗子,张作霖0120周六mmexport1516415185153

汤岗子,张作霖0120周六mmexport1516415187842

汤岗子,张作霖0120周六mmexport1516415190165

但最应该划重点的是,在别墅院墙的东西两侧,各修有一个炮楼!对你没听错,是炮楼,就是有外人不怀好意靠近,会哒哒哒打枪的那种。

汤岗子,张作霖0120周六mmexport1516415192688

1919年的东北,是张作霖名副其实的一亩三分地,在自家地界修个休闲洗浴场所,没必要配俩炮楼啊?张作霖是要防备谁,震慑谁呢?

                       

答案是,日本人。

                       

汤岗子,张作霖0120周六mmexport1516415195047

当当当,敲黑板,

这里需要上一堂简明历史课。 

话说,鸦片战争打输之后,大清国一天不如一天,欧美列强纷纷不远万里来抢肥肉占地盘。1895年甲午战争后,日本和俄国都看好了辽南地区,听说汤岗子有温泉,就想在这里搞事情。 

汤岗子,张作霖0120周六mmexport1516415197520

1900年,俄国人抢先出手,玩的是流氓收购,花60个银元,从原住民杨姓人家手中抢走了汤岗子温泉池(民建简易建筑)。很快,一位俄国将军在这里搞起了房地产,建造官兵疗养所,想把汤岗子改成“姓俄”。还没等建完,日本就找上门来约架,打起日俄战争。 

汤岗子,张作霖0120周六mmexport1516415199944

一年后俄国认怂,收拾行李走人。日本人知道汤岗子是块福地,又地处辽南要冲,碾压俄国后,立即大包小裹地把日军总司令部从大连搬到了汤岗子,顺便接手了俄国人在这留下的烂尾楼盘,建起了玉泉馆,屁颠屁颠地命名为“满洲军总司令部”,此后又兼做日军“陆军战地疗养所”。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日本人都以为自己是这一片儿老大,先后开发了清林别墅、清林馆、对翠阁等地产项目,还组建了“汤岗子温泉株式会社”股份有限公司,除了温泉会所,还修起公园、棒球场,汤岗子变成日本人的“欢乐谷”。 

汤岗子,张作霖0120周六mmexport1516415203243

汤岗子,张作霖0120周六mmexport1516415205914

汤岗子,张作霖0120周六mmexport1516415208552

汤岗子,张作霖0120周六mmexport1516415211060

汤岗子,张作霖0120周六mmexport1516415213847

对翠阁

可是,凭啥啊?!地是我世世代代的地,泉是我祖祖辈辈的泉,凭啥日本人天天在这儿嗨,中国老百姓反而不得靠近。但在那个年月,一般人儿还真就是敢怒不敢言。 

                        “

但,张作霖不是一般人儿

”                        

1919年,张作霖已经独揽东北军政大权,数十万东北军装备精良,能征善战。那年头的中国满地军阀,没事就互掐,但东北军不同于一般选手,基本属于“逮谁削谁”的水平。而在1931年“九一八”之前,日本虽然在东北各种花式装X,但并没有实现绝对占领。

汤岗子,张作霖0120周六mmexport1516415216154

民间流传这样一个故事,1917年的一天,有人来报告张作霖:大帅,咱们卫戍营的俩兄弟被小日本乱枪给打死了。张作霖怒道:他妈了个巴子,抄家伙,找小鬼子算账去!日本人自觉理亏,甩了一千大洋给他,说:按照日本的规矩,一个人头赔偿五百块。张作霖收下银元,扭头便走。当天夜里就指示手下打死了三个日本兵。第二天,日本人气势汹汹来讨说法,张作霖说:你们日本人的规矩,一条人命五百块,这是一千五。

故事简单明了地告诉你,当年在东北这地界,到底谁最好使。

微信图片_20180120103113

那么,话说回来,张作霖为什么要修建龙泉别墅?单单是为了自己和家人洗温泉,开轰趴吗?当年追随他的马弁晚年透露,当年,对于别墅的选址,张作霖曾亲自指示“挑离泉眼最近的地方,就在小日本眼皮底下建。”于是,在满是日俄建筑的汤岗子核心地带,才有了这座配着炮楼的中式别墅。这是汤岗子1900年以后第一处属于中国人的建筑,明明白白地告诉所有人——

                        “

汤岗子,中国地! 

”                        

汤岗子,张作霖0120周六mmexport1516415219041

将近100年的时间里,龙泉别墅曾被认为是权贵的奢靡浴场,军阀的藏娇金屋,曾在1928年张作霖死后被日本人接管改为旅馆,曾在解放后作为汤岗子医院的儿科病房,现在则变成了一栋办公楼。

汤岗子,张作霖0120周六mmexport1516415221382

汤岗子,张作霖0120周六mmexport1516415223723

汤岗子,张作霖0120周六mmexport1516415226296

汤岗子,张作霖0120周六mmexport1516415228804

龙泉别墅内景

汤岗子,张作霖0120周六mmexport1516415231277

汤岗子,张作霖0120周六mmexport1516415233602

但请不要忘记,这座小楼曾经铮铮屹立,对峙列强。它曾是一种尊严的存在,它曾是一座宣示主权的纪念碑

据千小华工作室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4x0pSWWYX_pzja0NFC8Q-A

  • 鼓掌
  • 可怜
  • 正能量
  • 震惊
  • 无语
  • 流泪
责任编辑:良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