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华体育 > 新闻资讯 > 鞍山新闻 > 正文

【新春走基层】铁路货运列车上的“壁虎”

摘要: 2日早上8点钟,扎好安全腰带,系好安全锁,拿起调车灯显电台,鞍山车务段旧堡火车站调车组的刘思羽开始了一天的工作。打开作业室的大门,北风嗖的一下刮过来,刘思羽和同事们把脖套拉起来

downLoad-20180207083545

2日早上8点钟,扎好安全腰带,系好安全锁,拿起调车灯显电台,鞍山车务段旧堡火车站调车组的刘思羽开始了一天的工作。打开作业室的大门,北风嗖的一下刮过来,刘思羽和同事们把脖套拉起来。

旧堡站是鞍山的货运站,很多大宗的煤炭都是从这里运输。铁道上布满了黑黑的煤灰和煤渣,一脚踩下去,鞋子陷进一半,空气里布满了煤灰,沙沙地打在人们脸上。刘思羽和班长王仁东、调车员杨晋是一个小组。他们每天的作业区,就在这条1000多米长的铁道线。

早上,刚刚有一车北来的焦炭。班长王仁东分配刘思羽在车厢中间的位置,他和杨晋负责头和尾,他们要引导这趟火车先与几节已经卸货的车厢进行连接,然后把卸完货的车厢导出来到其他轨道上后,再将这趟满货的列车引导到指定位置上。

分配好工作,刘思羽带上厚厚的手套,利落地攀上火车外挂车梯上,他把安全锁锁到车梯上,然后两手扶着车体两侧,通知班长准备完毕,列车就动了起来。刘思羽像壁虎一样挂在行进的列车外,他随时观察着列车行进的情况,观察物资的情况,确保列车按照规定轨迹前行。“这趟车行进速度不快,最快能达到30公里/小时,如果是逆风,就把脸吹变形了。”刘思羽说。“每趟货车只要到达,就由我们来调控了,之所以要挂在车厢外,就是为了更好地瞭望列车运行情况,安全的让它行驶到指定位置。”

刘思羽和杨晋都是90后,刘思羽今年22岁,毕业于辽宁铁路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后来到旧堡火车站成为一名调车员,工作还没满一年。“我学的是运输专业,没来这之前就知道这个岗位的运作流程是什么样的,也知道作业环境很艰苦,来了以后才知道,比我想象的还艰苦。”刘思羽说,“身上的这身衣服,冬天不能穿多了,怕影响行动,夏天也不能穿少了,车皮的温度太高容易烫伤。一年四季手套不能摘下来,爬梯都是金属的,冬天能冻掉皮,夏天能烫掉皮。作业一天回家,从头发里、鼻孔里到脚趾里都是煤灰。”刘思羽的妈妈心疼儿子,不想让儿子再干这份工作了,可爸爸却很坚决的让儿子留在这份岗位上。“我爸说,什么工作都得有人做,大小伙子不要怕吃苦,干啥咱就得像样。”刘思羽把爸爸的话记到了心里。

临近春节,旧堡火车站货运站也忙了起来,作业强度也在加大。中午12点,刘思羽小组才干完上午的活,在作业室里吃了一口午饭,休息一会就要进入下午的工作中。他们班组还轮上了下半夜2点班,下午6点半后,刘思羽得赶紧回家睡一觉,然后半夜回到岗上接班。刘思羽说,这个春节,他所在的班组正赶上除夕值班,这也是第一年在工作上过年。“听班长说站里给我们包饺子、做年夜饭,跟同事们一起吃团圆饭也挺好的。

鞍山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子律 文/摄

  • 鼓掌
  • 可怜
  • 正能量
  • 震惊
  • 无语
  • 流泪
责任编辑:怡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