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零下40多摄氏度的空气是什么味道?——访中国“北极”养路工

摘要: 零下40多摄氏度的空气是什么味道?养路工王庆武说,有点甜。1月27日,漠河县当地的路政工作人员坚守岗位。新华社记者王凯摄穿着橘色工装的王庆武,工作生活在被称为中国“北极”的黑龙江省漠河县,是县公路管理站沥青段的养护班长。他和工友们养护的公路,连通着中国“北极”和外面的世界。

新华社哈尔滨2月8日电题:零下40多摄氏度的空气是什么味道?——访中国“北极”养路工

零下40多摄氏度的空气是什么味道?养路工王庆武说,有点甜。

1

1月27日,漠河县当地的路政工作人员坚守岗位。 新华社记者王凯 摄

穿着橘色工装的王庆武,工作生活在被称为中国“北极”的黑龙江省漠河县,是县公路管理站沥青段的养护班长。他和工友们养护的公路,连通着中国“北极”和外面的世界。

都说东北冷,但是许多人并不知道,东北最北的地方会冷到什么程度:加油机被冻住喷不出油,温度计被冻破,签字笔写不出字,空气被冻成霜……

王庆武太熟悉零下40多摄氏度的感觉了。大兴安岭地区冻土层多,温度越低,冻土对道路产生的影响就越严重。一到冷天,养护工就忙得停不下来。

这是中国“北极”冬日里一个普通的早晨,星辰还依稀可见,王庆武和一队养路工人已经装好了镐、锹,他们要到距离县城几十公里的省道——通往北极村的必经之路上除“冰包”。

到了作业地点,天已经亮了。大兴安岭冬季的日照时间短,王庆武和工友们抡起镐,向“冰包”刨了过去。几个人忙活了一阵,刨了一人多深的冰,终于看到了流水。

“冰包”是养路工人对冰湖的俗称,每当冬季来临,公路旁泉水涌出被低温“速冻”,一层一层的盖在路面上,严重威胁行车安全。为了保障道路畅通,养路工人们得不断除冰湖。

没过多久,王庆武的帽子上、睫毛上都挂了霜,一缕缕白气,随着呼吸而升起。

“外边冷,干活就热乎了。”王庆武常说:“看着过往车辆安全行驶,心里甜丝丝的。”这也许是为什么在他看来,零下40多摄氏度的空气依然“有点甜”。

野外作业时常吃不上热乎饭。抽着空啃点凉面包,喝口水,一顿午饭就结束了。水要是冻上了咋办?“就捧一把雪塞嘴里,就当喝矿泉水了”。

见缝插针吃了口饭后,王庆武和工友们又去干活了。几乎用了一个白天的时间,他们才把这个100多米长的冰湖除完。

收工时,天色已大暗。顶着星星出门,王庆武和工友们又披着月色回家。

“明天还要撒炉灰,做道路防滑工作。”王庆武说。

随着公路建设、养护力度的加大,大兴安岭地区的偏远村镇都通上了路。道路条件改善,让更多的外地游客的来到中国“北极”。

在漠河县北极镇北红村经营农家乐的薛铃,又在村口迎来了一批安徽游客,农家小院又住满了。薛铃说:“路修好了,这两年自驾游客越来越多,最远还有从广东来的。”

“要是路不好走,我们可能一辈子也不会到中国‘北极’。”游客黄旭鹏说。

北红村党支部书记赵民兴说,全村525人,现已开起了67家农家乐。去年人均收入两万多元,一大半靠旅游。

漠河县公路交通系统共有110养护工人,他们养护着林区道路1375.7公里,保障着6个乡镇和7个行政村百姓的出行安全。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转自互联网,如涉及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告知本网处理。
  • 鼓掌
  • 可怜
  • 正能量
  • 震惊
  • 无语
  • 流泪
责任编辑:筱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