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华体育 > 新闻资讯 > 鞍山新闻 > 正文

光荣拼图 听陈延章讲述《追忆发生在宁远的战事》编写始末

摘要: 今年2月19日,是鞍山解放70周年纪念日。记者收到一篇《追忆发生在宁远的战事》的读者投稿,万余字的内容还原了从1948年1月1日到1948年2月19日鞍山解放战争的诸多细节。为此,记者找到作者陈延章,寻访这段文字背后的故事

downLoad-20180213081646

今年2月19日,是鞍山解放70周年纪念日。记者收到一篇《追忆发生在宁远的战事》的读者投稿,万余字的内容还原了从1948年1月1日到1948年2月19日鞍山解放战争的诸多细节。为此,记者找到作者陈延章,寻访这段文字背后的故事。

60岁的陈延章是一名军史爱好者,担任过乡镇武装部长、宣传委员。从小就听父亲讲鞍山解放战争的故事,工作以后尽管遇到不少战争亲历者,但留下宁远地区战事资料的却微乎其微。所以他决定退休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追寻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战事。但是战争太恢弘,历史又太遥远,70多年过去了,亲历历史的人越来越少,于是陈延章用了三个月时间搜集寻访。随着一个个细节的浮现,这场战事开始逐渐完整起来。

追寻

历史的时针倒拨70年前……1948年初,历经东北人民解放军(1948年1月,东北民主联军改称为东北人民解放军)的攻势打击,东北战场的局势发生了根本变化。东北野战军总部根据中央指示,决定迅速包围歼灭沈阳以南的辽阳、鞍山、营口之敌,防止其兵力收缩固守。2月10日,发出了攻取鞍山的指示,急令“东北人民解放军第四纵队、第六纵队、总司令部炮兵师、辽南独立一师星夜南下,攻取鞍山。”

“2月19日(农历正月初十)早6时30分,东北人民解放军第四纵队、第六纵队共5个步兵师,辽南独立一师和总部炮兵师等7个师的兵力,在完成对鞍山国民党守军包围的同时,发起了总攻!六纵队17师、18师从鞍山西部平原经刘二堡沿公路向市区猛烈扩展。”

在这段大家都熟悉的鞍山解放日描述中,陈延章觉得进攻线路仅仅是经过刘二堡还不够详尽,于是他反复查阅资料推演认为应该为“鞍刘路”,然而根据地图显示,如此进攻线路十分迂回,为了推断出当时的行军线路,陈延章找到战役的亲历者董思恒,最终落实为“鞍刘门”,指的是鞍山(经过鞍钢厂区)至刘二堡的公路,设在鞍钢厂区沉淀池东南角的卡子门,真是一字之差,失之千里。

在2月19日发起总攻之前,总部炮兵师的炮兵发射阵地又在哪里?陈延章在鞍山烈士纪念馆的沙盘模型上找到了炮兵发射的标记,丰富了战役的细节。“2月13日至18日,东北人民解放军四纵队、六纵队、辽南独立一师和总部炮兵师,先后对上述国民党守军二线防御阵地之敌发起进攻。总部炮兵师占领东鞍山南麓发射阵地后,榴弹炮团对战斗最激烈的铁架山进攻战斗、大石头进攻战斗、四方台铁路交叉点进攻战斗、丰盛堡红窑进攻战斗,实施了炮火支援。”

追忆

对不了解那段历史的读者来说,陈延章的文中没有显而易见的戏剧冲突,几乎是按照时间顺序将战争史写成了战斗日志,对每一次交战的时间、装备、兵力及支援情况、包围路线等,都一一重现,如同沙盘再现敌我双方的排兵布阵。“我只是想要复原那一段复杂的过程,尽量用文字说话。”为此,陈延章尽力搜集史料,为“逼近真相”多做基础工作。

比如,有这样一段文字“2月3日,辽南独立一师已奉命提前进入汤岗子以西地区。2月6日,经过激烈战斗歼灭汤岗子国民党守军一个连,接着又歼灭了顾家房身北山之守军,逼近大石头地区。”原始资料记载是“顾家房、申北山”,这时,他就必须通过推理,将微小差别的错误纠正。

追访

陈延章记得父亲讲过,“住在祖上老院子里一个屋子的解放军,走时10多个、回来时就剩2个。”那当时的战事发生在哪里?为什么会造成这么大的伤亡?牺牲的烈士又埋在哪里?这又成了陈延章寻访笔记上的新问题。他找到了笔管堡村委会,查询到村里85岁以上、90岁左右的老人还有几名,但无法确认是否还在村里居住,于是又找到老人聚集的村活动中心。当听说陈延章是来寻访丰盛堡战事时,老人们放下手中的扑克,你一言他一语地追忆起那一场战争。据老人们回忆,那是一场苦战,伤亡很大,从军事学的角度来说,可谓“惨胜”。当时攻打丰盛堡“红窑”牺牲的解放军,用马车拉到周正堡葬于烈士陵园;还有的用担架抬到笔管堡大庙,经过登记后暂时存放,第二年开春安葬在村南八天地。两年后,或被烈士家人认领,或被迁移安葬于烈士陵园。

陈延章多次来到笔管堡寻访烈士们抛洒热血的战争痕迹,那些在枪林弹雨洗礼中的身影,便是这场战争留存下的最美丽的精神之花。带着人性中的美好与悲壮,永远留在后人的心中。历史对话现实,过往呼应未来,遗迹上曾经、正在和即将发生的故事,无一不提醒着我们:在缅怀的同时,铭记战争的伤痛,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

鞍山日报全媒体记者 王尤

  • 鼓掌
  • 可怜
  • 正能量
  • 震惊
  • 无语
  • 流泪
责任编辑:怡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