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华体育 > 千华专题 > 千朵莲 > 正文

一副手写对联

写作以来,常有一些文朋诗友问我,爱上写作是受到爸爸还是妈妈的影响,那时我总是告诉他们未受到他俩影响。但从今天开始,若有人再问我,我会告诉他们是受到爸爸的影响。

原因是猴年春节爸爸手写的一副对联。

小时候,我们小队几十户人家的对联都是由爷爷来写的。爷爷是板屯中学的老师,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爷爷还有一本写对联的书,书名叫《对联大全》。每年快过年的时候,乡邻们手拿着几张红纸一走进我家的屋门,爷爷就开始研墨,墨汁调好后,他便翻开《对联大全》为大家挥毫写对联——“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抑或“满堂和顺迎新春,合家欢乐庆佳节。”爷爷总认为这两副对联好,年年都写这两副,以至我都背了下来。后来爷爷患了脑血栓,乡邻们才不来求爷爷写对联了。

爷爷不能再写对联了,但过年还得贴对联,爸爸便开始自己写。爸爸写对联不照书,自己编词。有一年,爸爸在咱家院门口贴了一副对联:“红尘滚滚一场梦,今逢盛世享太平。”一个过路的年轻人,像是大学生,站在这副对联前欣赏了好一阵,还用照相机拍了照。爸爸看见了,很是得意,特意打电话告诉了我。但我却没把那当回事,认为编对联就是那十几个字,完全是雕虫小技,没有什么真功夫。

2012年,奶奶病故。家乡有老令儿,儿女要守孝三年。因此,我家三年未贴对联。

2016年,我家守孝期满,又开始了贴对联。年三十早上,我把爸爸写好的对联拿到院门口,我一边往院门柱上贴,眼泪一边就掉了下来。我是被爸爸写的对联感动的,那对联上写:“严冬冰雪融化日,几度春秋再生缘。”当时,奶奶的音容笑貌一下子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初五那天,大姑、老姑两大家十几口人来爷爷家串门,走到院门口,表姐夫读完对联后连声叫好,表姐夫是中学校长,大家听到他的叫好声,都止住了脚步,来看那副对联。表姐说:“大舅,你写的真好!”老姑说:“哥,你写的这副对联,咱妈在天上一定能看到。”爸爸写的这副对联真是出了彩。

我想,爸爸一定是具有先天的文学慧根,再加上后天的努力,否则怎会写出如此感人的对联呢?

今天,我能够写下这篇文章,也一定是遗传了爸爸的文学基因吧?!

(叶久恒)

  • 鼓掌
  • 可怜
  • 正能量
  • 震惊
  • 无语
  • 流泪
责任编辑:怡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