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华体育 > 千华专题 > 千朵莲 > 正文

福的况味

岁月是没有颜色的,当人们把一个个美丽的梦注入“福”中,充盈成情,溢满成妍;浓郁的颜色,便把日子染晕为红色的祈盼,如燃烧的火焰,跳动着新年那“福”到的记忆。

鞭炮声声,响在童年那个“三十儿”的清晨,我缩着小脑袋瓜站在冰雪中,看看父亲屋里屋外忙着贴对子和大红福字,心里甜滋滋的。与其说,这是因为长年在外干活的父亲回家了,还不如说我的嘴里含着的糖球在慢慢融化。那是父亲刚从小镇集上带回来的。小小的糖球,在那个年代的山乡,是开裆裤孩子们平时流涎乞盼的稀罕物。我猜想,我的好多玩伴一定从来没吃过。

父亲把方方正正的“福”倒贴在大门上,回头看我一眼,说,“看见没,这福可就算到家了!”“什么是福啊?”我不解地问。

父亲合计了一会儿,才说,“福嘛,就是你嘴里的糖球!”

我含着渐渐变小的西瓜味儿的糖球,只觉得很甜很甜,但却没有悟出勤劳的父亲对甜蜜日子渴望的深刻用意。

光阴在游动。当我不再频频上演蹶着屁股去抠墙角的蟋蟀或爬到树上抑制蝉鸣的恶作剧的时候,我突然朦胧地意识到,读书潜藏着巨大而模糊的意义。于是,我的青春在书页翻转中飘移,努力和奋取,释放着在多梦时节的矫健和激情。年末,就在新年即将来到之时,我拿回一张通知书,上面划着“双优”的学习成绩。父亲的面部肌肉兴奋地扭动着,从来不做饭的他,又抱柴禾又烧火。那通红通红的炉膛,映在父亲流淌着笑容的脸上,如红红火火的夕阳,恰似那大红“福”字。就在那一刹那,我终于明白了,“福”到并非甜甜的糖球,而是学识,是父母盼儿长大能有出息的那一份望子成龙的迫切衷情。

成年的岁月,洒在路上是奔波和挑战的痕迹。除夕前夜,我在远离家乡的土地上专注采访,为我一部书的主人公增添最后的厚度。氤氲着浓浓的年味,与此起彼息的鞭炮声,似一股喜气酿成的巨浪,滚滚冲击着窗门,好象要吞噬那格格不入的沉静,扰乱一个在文字里跋涉的孤旅。我歉意地送走我书中的主人公,匆匆踏上返乡的旅途。车厢内,归子寥寥无几。一路上,我屈指计算着时间。看来,那个新年的风车上不再留有我的位置;那些贴对子和贴“福”字的风俗,如同天上的云絮,臆想挽留却也枉然。可我苦笑着,偏执地认为,梦是人类进步的动力;我坚信,真正意义上的福一定能到,因为有春的播种,夏的成长,到了秋天便是收获的季节。

弹指间,我已是霜染华发的年龄,再看门上的大红“福”字,心里不知为什么仍存久久的感动,贴在岁月上的“福”,如许的亲切,如许的温馨,它拂动着岁月的煦风,沿着情感的脉络丝丝入心;它如绽放的花朵,芬芳飘过的缕缕时光。

呵,我如梦方醒;福不是老天爷赐予的;它的一笔一划,都蘸着心血与汗水,滋润在人生跬步的足迹里……

(邢绍忠)

  • 鼓掌
  • 可怜
  • 正能量
  • 震惊
  • 无语
  • 流泪
责任编辑:怡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