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华体育 > 千华专题 > 千朵莲 > 正文

【记忆深处】杀年猪

小时候过年,最盼的就是杀年猪,可那时一个村里能有几家杀猪的,一听说谁家要杀猪了,我们几个要好的小伙伴就早早跑到人家门口去“卖呆儿”,一直看到人家把猪肉都卖完了,我们还是舍不得离开。

一次看完杀猪后,我问妈妈:“妈,咱家啥时杀个猪啊?”妈听后一下子楞住了,好半天才说了句:“‘傻孩子’,过年这几斤肉妈还愁得慌呢。”说完,妈把脸背了过去,打那以后我再也没提过杀猪的事。

记得1962年秋天,那是个丰收年。庄稼刚刚入场,妈就对我说:“咱家马上抓头小猪,从现在开始加料,等过年时好杀。”听到这句话,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小猪买到家后,我们全家人精心饲养,除了定时喂料外,我还偷偷给它吃点小灶。要说这猪也算讲良心,不吃瞎食,四个月过后竟吃得滚瓜溜圆,毛孔发光。

腊月二十二那天晚上,妈对我说:“明天就是小年了,咱明儿杀猪吧!看看都请谁?”按照农村惯例,我拉了一张名单,一算正好三张桌,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明天了。真的,那一夜几乎没睡。

第二天,我们全家人早早就起来了,五个“二踢脚”刚刚放过,要好的几个小伙伴都来了,我骄傲地对他们说:“今天咱们不光一起‘卖呆儿’,还要一起吃肉。”这时爸爸告诉我:“你赶紧去请客人。”我拿着昨天晚上拉的名单飞快地跑了出去……

要请的客人全部就坐了,一盘盘香嫩的血肠端上来了,一碗碗白肉片炖酸菜端上来了,大家边吃边唠,其乐融融。我不时地往那几个小伙伴碗里夹肉。突然,我想起了我们村里林业队孤寡老人老王头说过的那句话:“我这辈子没吃过几回荤腥,夏天馋急了,就吃蚂蚱,冬天馋急了,就打家雀。”当时一股热流一下子涌上了我的心头,老王头一生没结过婚,自己过了一辈子,没穿过一件新衣服。为过酒瘾,竟到卫生所要点高度酒精兑着白水喝。但老人很善良,我放学后经常到他那去玩,没少吃过他的烧家雀……

这时,我放下筷子走进厨房对妈说:“妈,我想请老王头吃点饭,老王头对我挺好的,他挺可怜。”妈说:“这都吃到半道了,咋请人家啊!”我说:“实再不行,我想给他送点啥去。”妈犹豫一下说了句:“你这孩子心太软了,那你想去就去吧!”我拿了一疙瘩肉和一段血肠向林业队跑去。见到他老人家,我说:“王大爷,今天我家杀猪了,给你拿疙瘩肉和一段血肠,你趁热吃吧!”老人的眼泪唰的下来了,紧紧地拉着我的手说:“孩子,想不到还有人惦记我啊……”

回家后,我赶紧入座,一连吃了十多片肉,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敞开吃肉,因为那也是记忆中的我家第一次杀年猪,这肉太香了!太解馋了!真是太高兴了!

更重要的是我的心灵得到了安慰。

如今杀年猪已经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了,可那次杀年猪让我记上一辈子。

(黄文祥)

  • 鼓掌
  • 可怜
  • 正能量
  • 震惊
  • 无语
  • 流泪
责任编辑:怡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