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华体育 > 千华专题 > 千朵莲 > 正文

至乐读书

我的童年是在辽南的一个小山村里度过的,和许许多多爱好书的朋友一样,也有着内向的性格,只对书充满了向往。但因为交通不便和家境贫寒,那时根本没有课外书看。

有一次,姑奶来爷爷家串门儿,她从鞍山带来了表叔表姑看过的两本旧小人书《车轮滚滚》和《51号兵站》。我一下子就被那些惟妙惟肖的图画和引人入胜的情节吸引住了,因为有许多生字不认识,有的地方我只好看着图画天马行空地遨游在想象的世界。

到我在岔沟乡念初中的时候,我终于用挖药材卖的钱买到了一本简装本的《西游记》。那是我读到的第一本“大书”,爸爸怕耽误我的学习,不准我拿到学校去看,因此每次放学之后,我都是骑着自行车急匆匆地往家赶,当时真想象孙悟空那样一个跟头就飞回到家。当我一字一句地阅读完全书,这才知道文学是那么神圣,读书是多么快乐的事。从此以后,我对书的渴望蓬蓬勃勃而不可阻止。

正当我对书籍渴望难奈,教我语文的张老师看出了我对书的喜好。她年轻时也是个书痴,因此我沾了她的光,我悄悄地把她从前看过的书借过来,开始偷偷地看。给我印象最深的一本是《红岩》,封面红底,印着一座黑色的山峰。书中没有华丽的语言,却有曲折感人的故事。我拼命地把那些激动人心的章节抄在日记本上,我曾含着眼泪反复诵读过小说的结尾,有许多次我梦见自己参军了,在替江姐报仇……之后我又读到了《林海雪原》《野火春风斗古城》等十几本革命战斗书籍。革命先烈的英雄事迹不仅碰撞着我的心灵,更陶冶了我的情操。

1987年,我考入了鞍山冶金运输学校。席慕蓉的爱情诗正风靡全国的大中专校园,我多愁善感的性格一下子被《七里香》所征服,今生我才真正的和自己的梦中“情人”相遇。那天我是一路小跑从新华书店奔跑回宿舍的,一本薄薄的诗集我整整看了一天,中午只耽误了吃一个馒头的时间,席慕蓉忧伤绝美的诗句让我神魂颠倒,浑沌不分,还差点让我从宿舍的阳台上栽下来。四载的青春时光,席慕蓉的爱情诗在我的生命里发芽着、生长着。在一个人静静的时候,我总自言自语地和她的灵魂对话,她的三本诗集《七里香》《无怨的青春》和《时光九篇》,其中的每一首诗我几乎都能一字不差地背诵下来。

如果时光不流逝,我就会一直沉浸在诗歌的欢乐中。人到中年,伴随着阅历的提升,我的阅读兴趣也逐渐从诗歌转向了古今中外的文学名著。大师们笔下的许多人物,除了平常的日子里给我带来了欢乐,更弥足珍贵的,当我身处逆境,他们也来安慰我。有一段时期,我生命中许多不如意的事接踵而至,我就去重读海明威的《老人与海》。桑提亚哥连续出海84天,一条鱼也没有捕到,可是那双眼睛啊,像海水一样蓝,是愉快的,毫不沮丧的。我读的次数越多,就越明白了人只要像桑提亚哥那样乐观自信,勇敢拼搏,终会改变自身的命运……

夜深人不静,我就是这样一边沉醉在大师们的教诲里,一边和他们过往的主人公一起哭、一起笑,度过了愉快的时光。

(叶久恒)

  • 鼓掌
  • 可怜
  • 正能量
  • 震惊
  • 无语
  • 流泪
责任编辑:怡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