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华体育 > 新闻资讯 > 鞍山新闻 > 正文

【守望边疆】援疆医生的苦累与幸福

downLoad-20180503080857

2017年6月22日星期一

今天,朋友打电话问我“援疆苦吗?援疆累吗?”我回答他们一定比在家苦一些。刚来时由于气候干燥,我嗓子干疼、嘴唇干裂、皮肤脱皮、鼻子出血……夏天冒着40摄氏度的酷暑和超强的紫外线骑着电动车行走,有一种要被炎炎烈日烤糊的感觉。还有十多年前胆囊摘除手术的后遗症,时刻影响着我的消化功能,每天的饭量只有七八岁孩童的饭量。但这些我都能忍受,只是每个孤独寂寞的夜里,听着妻子述说她一个人对两个家庭四位老人的付出时,时常有着无限的愧疚和无助,只能面对东方默默的为她、为他们祝福。“援疆累吗?”一定会比家累一些。只有20万人口的沙湾县,每天就诊的患者超出了我的想像。县医院康复科随着医院的发展规模不断壮大,在科室人员的集体努力下,获得了各族患者的信任,很多周边城市的患者也慕名而来,所以科室每天都处在非常忙碌的状态。看着每天接踵而来的患者,我感到肩上责任重大,再加上科里针灸医师较少,我时常与他们加班加点,有时扎针灸扎到手抽搐,但是一工作起来就把很多事情抛在了脑后。因为我知道既然当初有勇气选择了援疆这条路,就有勇气坚持下去……

面对患者,我选择了边治疗边和他们做朋友,常常在把他们的病治好后,我还会接到他们关心的电话、问候的短信,这使我感到满满的幸福。当患者潘进忠老人把“妙灸神针医百病 德艺双馨传四方”的锦旗送到了科室时,我看到了老人家满意的微笑。当患者王洪霞把感谢信和“不辱使命援疆 德艺双馨惠民”的锦旗交到我手里的时候,我感到的是沙湾人民深深的信任。

在沙湾工作的日子里我收获了最真挚的情谊。能成为解除人身痛苦的医者,能尽力治好前来就医的患者,能和他们从医患关系成为朋友之交,他们对我医术的信任、对我人格的认可、对我缺点的宽恕、对我诸多的真切关心,都让我心生感动。我想起了一位援疆人写的一首诗:我鲜红的血液,是一条欢快的小溪,奔流在沙湾大地,靠着默默向下的根须,通过绿色的茎管,成为推动花朵的力,我的青春岁月,在一枚枚叶片上摇曳,或许,或许你不曾经意,这就是我,一个援疆干部的足迹。

海城市中医院医生 沙湾县中医院医生 贺清龙

  • 鼓掌
  • 可怜
  • 正能量
  • 震惊
  • 无语
  • 流泪
责任编辑:怡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