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华体育 > 新闻资讯 > 鞍山新闻 > 正文

当年监狱干警敬个礼 让“的哥”坚持拾金不昧

摘要: “我今年56岁了,开了这么多年出租车,捡过无数个手机、包等遗失物品。几年前,任师傅在车里捡到一个包,几经辗转最后找到了主人,对方是一名监狱干警,一路小跑站在任师傅旁边,立正站好后伸手敬了一个礼。这一举动让任师傅心里发热,久久不能平静

downLoad-20181109081033

8日早上7点30分左右,“的哥”任明东从立山农贸市场拉了三个人,在沙河桥北下了车。结果乘客下车后,将一个女式拎包落在出租车上。任明东发现后,空着车在乘客下车的位置来回寻找,但一直没寻到人,最后将包送到了客运管理处招领处。

“当时我上白班,早上8点多拉了一位乘客,乘客上车后跟我说后座地上发现了一个女式拎包。”任师傅说,乘客把包递了过来,是一个黑色的女式拎包。当时他就反应过来了,刚刚从立山拉了三个人,两女一男,在沙河桥北下了车,这个包很可能是其中一位女士落下的。“那三个人下车没多久,我再回去找找,也许还有碰到的机会。”想到失主丢了包一定很着急,任师傅希望通过包内的证件信息联系到失主。在车上乘客在场的情况下,任师傅打开拎包,发现里面有少量现金及一些证件。其中医保卡上显示是一位女士,叫程旭红。一张进门卡显示,程女士在鞍钢自动化公司工作。另外还有许多钥匙,还有一张名片。任师傅按照名片上的电话拨了过去,对方称可能失主在他家买过东西,所以会留有名片,但是顾客太多,他也记不清具体是哪个人。包内没有其他信息,任师傅将乘客送到目的地后,立即空着车返回,在那三个人下车地点和附近来回寻找,希望失主发现后能回来找。但是转了许久,任师傅并没有看到之前的那三个人。无奈之下,上午9点左右,他将乘客遗落的拎包送到了出租车客运管理处招领处,希望失主能自己过来将包领走。

“我今年56岁了,开了这么多年出租车,捡过无数个手机、包等遗失物品。手机是比较好找失主的,一般等失主打来电话都能顺利归还。包、物品等没有失主信息比较麻烦。但是想到失主丢了东西耽误事,我都尽量亲自送还到失主手里。”任师傅说,自己从来不怕麻烦,都是举手之劳。说到这里,任师傅想起了自己之前遇到的一件事。几年前,任师傅在车里捡到一个包,几经辗转最后找到了主人。他带着包开车来到失主的工作单位,对方是一名监狱干警,一路小跑站在任师傅旁边,立正站好后伸手敬了一个礼。这一举动让任师傅心里发热,久久不能平静。“我突然觉得自己做的事好像有了某种意义,能从事出租车司机这份工作并帮助其他人,我觉得很光荣。”任师傅说,他做这些不图回报,就是觉得换位思考,如果自己丢了东西,也会上火,所以发现乘客遗落财物,就想赶紧送还。任师傅也提醒广大市民,出门在外一定要保管好自己的物品,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千山晚报全媒体记者 吴楠

  • 鼓掌
  • 可怜
  • 正能量
  • 震惊
  • 无语
  • 流泪
责任编辑:怡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