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华体育 > 千华专题 > 文明文化 > 千朵莲 > 正文

至今不忘的“年嚼咕”

◎曲金凯

直到现在也没搞明白这几个字怎么写,姑且就是这三个字吧———“年嚼咕”。我记得小时候都这么说,管过年时吃的“美味佳肴”叫“年嚼咕”。

“美味佳肴”之所以冠以引号,是因为按现在的标准实在算不上什么,不过还是有好几样,时至今日,几十年过去了也不能忘记。

自记事起,粮油就凭票供应,平时不舍得吃,攒起来过年时用。每当春节前夕,妈妈都擦好装油的瓶子,一次把攒了一年的豆油都领回来。那时物资奇缺,置办年货也很简单,鱼、肉、蛋限量供应,“炸丸子”就成了过年餐桌上不能缺少的菜了。

据说爷爷当过厨师,父亲从他那里学过两手,他能做出各式各样的丸子来。最有个性的是“老板鱼丸子”,把晒干的老板鱼翅膀泡软切段,和面油炸,老板鱼翅膀的软骨炸过后,一丝丝的特有嚼头,成为节日餐桌上的一份佳肴。最好吃的莫过于“萝卜丝丸子”,萝卜擦成细丝,放一点猪肉馅,和上点面,最好是掺点细玉米面,炸出来鲜香酥脆。每年过年我们家都炸丸子,有的街坊邻居也跟着效仿,但都不得要领。后来才知道,炸丸子是我们庄河老家的一个过年的习俗,当地人叫“走油”,而且不仅是过年,谁家红白喜事,娶媳妇送闺女,都要“走油”,没有“炸丸子”这道菜是不成席的。

现在的孩子可能不会相信,我小时候能吃到肉,只有两种情况,一是家里来了贵客,二就是过年了。现在买肉挑瘦的,那时可不一样。我家过年时,父亲买肉专挑“当腰肉”,就是有“板油”五花三层的那块。最多也就是五六斤,却有好几种吃法。切下来一方带皮的煮熟,再切成薄片,码到碗里加酱油和作料,上锅蒸就是香气扑鼻、肥而不腻的扣肉。肉皮剥下来,熬成皮冻。几根肋条骨绝不像现在红烧着吃,下到锅里连同煮肉的汤,炖一锅酸菜,别提多好吃了。

俗话说,“谁家过年还不包顿饺子”。小时候对年的期盼除了穿新衣、放鞭炮,就是这顿除夕饺子了。我家保留了辽南老家的习俗,包饺子不用白菜、芹菜,也不用酸菜,过年的饺子一定要是萝卜馅的。也不买现成的肉馅,把冻硬的肉稍微缓一下,切成手指盖大小的肉丁,用酱油、花椒面、葱、姜拌好,入味,再和上萝卜丝,包出的饺子能见到肉。萝卜价格便宜,秋天都买一些埋在窗前的地里,而且萝卜不喜油,不像酸菜放油少了不好吃。既经济又好吃,这个传统一直保留到今天,但无论如何也找不回当年吃饺子的感觉。

今非昔比,我说的这几样“年嚼咕”,已经没什么出奇的了,不过对于我来说这是一段难忘的经历。不论你信不信,写到这我的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新春佳节又要到了,今年过年一定再尝尝这几样“年嚼咕”,即使是“珍珠翡翠白玉汤”,也一定要试一试。

责任编辑:韩箫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