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鞍山新闻 > 正文

【城市记忆】唱京剧可没那么简单——鞍山京剧往事(一)

城市记忆

国粹京剧是大众喜闻乐见的曲艺形式,舞台上的角色分成生、旦、净、丑四种类型。在鞍山这座城市里,也不乏有京剧发烧友。这些人里面有青衣、花旦、花脸、武生……有鞍山市京剧团过去的四梁四柱,还有票友,大家有一个共同点——他们整个艺术生涯都启蒙于此、发展于此。

downLoad-20191213080422

唱京剧可没那么简单——鞍山京剧往事(一)

“非是我临国难袖手不问,见帅印又勾起多少前情。杨家将舍身忘家把社稷定,凯歌还人受恩宠我添新坟……”这是此前沈阳老北市剧场《静文戏苑》的京剧后台,演员们正忙着化妆,化完妆的老生已经在开始清唱了。当时,鞍山市演艺集团京剧团正在为《游湖》《钓金龟》《古城会》《龙凤呈祥》《穆桂英挂帅》几出戏做最后的准备,团长高鸣凤接到这次演出任务,排演这五出戏总共用了15天。登台之前,所有演员每天上午都会在文化艺术大厦的排练场集合排练,每一个动作、每一句唱腔、每一段念白、每一个音符都要反复推敲。

正是在一甩袖,一踢腿之间,鞍山市京剧团几十年光景匆匆过去。

根据1989年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的《鞍山市戏曲志》记载,鞍山市京剧团始建于1952年10月。1954年开始招收学员,学习期为六年。

梨园行自古的规矩,学戏从小就要“坐科”,练就扎实的基本功,所谓“台下十年功,台上一分钟”,早年间的科班甚至要和学徒签下“生死状”。新中国成立后的团代班已经不似当年科班的残酷严苛,但学戏的年轻人从小吃过的苦也是同龄人无法想象的。

吴福祥1958年进入鞍山市京剧团成为“团代班”的学员,11岁的他每天早上五点开始喊嗓,之后压腿、拿顶、下腰、跑圆场、打靶子,午饭后学习文戏的身段和唱词。有时会随团边演出边学习,有时会集中学习。除了传授基本功的老师外,吴福祥也有了自己的师傅——京剧团著名的文武老生高静轩,这一练就是六年。

京剧表演,讲究天赋,过去的行话叫“老天爷赏饭吃”。高鸣凤的天赋,则是家里熏陶出来的。父亲高静轩是文武老生,姨夫童祥苓是老生,姨妈张南云是大青衣,哥哥高华昌也是老生。高鸣凤从小看着家里人排练、送戏下乡,到田间地头演出。五彩缤纷的行头,还有京胡锣鼓的声韵,都对高鸣凤产生了极大诱惑力。1966年,17岁的高鸣凤考入辽宁省戏曲学校。虽然学戏是不同渠道,但还是让吴福祥和高鸣凤成了师兄妹。

上世纪的京剧教学,从步骤上看,无论是“团代班”还是戏校都依旧遵循口传心授的教学流程,由浅入深,循序渐进,在积累的过程中,学员借机学习各个行当的传统剧目,熟悉掌握不同行当的表演手法,做到戏路宽、行当通,为今后在表演艺术上丰富创新打下全面基础。

全媒体记者 王尤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转自互联网,如涉及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告知本网处理。
责任编辑:良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