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鞍山新闻 > 正文

书香

◎茸木

一年将尽,该把闲置已久的那个词“回眸”翻腾出来了。

想起儿时盼望的年,先想起的竟是属于过去的灯光。也许是习惯了粗茶淡饭,过年吃得比较油腻反而不适应,可过年吃食总是摆在首位的。吃的记忆虽然淡淡的,但那种氛围仍缭绕于心。氛围是灯光,当然是灯光营造的。白炽灯平日里默默无闻,只有在年前年里它被移动来移动去的,家里的简单摆设因灯光而错落。那是为父亲在晚上收拾年货方便,特意把屋里的大白炽灯引到了门框那里,左左右右地找好位置,父亲在灯下忙忙碌碌,一年到头采购肘子猪蹄的机会不多,就等这两天一展身手。可以随意扯灯绳挪动的白炽灯,只要想起来,它就在那些个年里生辉。

女孩子盼望的离不开花衣裳,我在盼新衣的同时,还盼妈妈给买些鞭炮烟花。所谓鞭炮就是巴掌大小一联联的小爆竹,烟花也就是小转碟啥的,毕竟那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还清晰地记得每次面对那些心爱之物,我会毫不客气地同弟弟公平分配,是姐姐又如何,有的甚至拆解开你一个我一个地,锱铢必较。如今想起来在灯影绰绰中手上好像还有不慎弄掉捻子的小鞭和隐隐的火药味。

那时的我不会想到,若干年后的自己要张罗一家子人过年的吃穿用度,要列出长单子来,一个个打对号标记完成项,并乐此不疲。

还有一个没想到,大约是七八年前,一次年前上街购物,因为一直想找一本书,就先去了新华书店。平时也挺喜欢去书店,但年前忙乎买这买那的,就没了买书的念头。也就是从那次开始,有了买几本书当年货的习惯。

读书需静心,年里读书似乎有些矫情。可对有了把年纪的人来说,电视节目大多显得闹腾了。曾经也是一个台一个台追看晚会的啊,现在电视里的欢声笑语对我却不再有吸引力了。唯有文字可以抚慰心灵,书籍成了日用品的一种,却常用常新,所以书籍成为年货的一种也就不足为奇了。以前是等心静下来,才一板一眼地读书,现在是展开书本就能推开一切,进入到一个又一个未知的天地。常看到朋友圈有人不厌其烦地发些鸡汤文,总想劝说,去读书吧,鸡汤一口就够了,再多就是小剂量的麻醉剂,麻痹一会儿,暂短的忘记点什么,然后一如既往,该疼的还会疼,治标也是瞬间。而读书是一辈子都不够的,像我这样只读文学类书籍的,能读懂读透的又能有多少本呢?而一些书是要有阅读积累的,也就是说书是要挑读者的,比如那套七卷的《追忆似水年华》被我都读丟了一本,捧起来还是如坠云雾。普鲁斯特那种事无巨细的描摹,那敏感至极的心思,你不拿出整块整块的时间,是很难体悟的,而过年期间正好可以偷些闲,几天的闲,对于上班族来说已是奢侈了。

今年的年货采购已经开始,网上购物,货比多家,一样样往购物车里添加,连一个小油刷也不忘记,当然书籍是必不可少的。今年准备读读彼得·汉德克,借以检验一下自己的阅读理解能力。

岁岁年年,年年不同,不同的心态决定不同的生活态度。拨开记忆,灯光是温馨的弥漫。“往后余生”一词好像成流行语了,那就往后余生记住了,要跟书籍成为至交,年节好过,有了书香每一天都是别致的。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转自互联网,如涉及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告知本网处理。
责任编辑:韩箫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