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鞍山新闻 > 正文

春满乾坤福满门

◎孙旭阳

“小孩儿小孩儿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小时候并不清楚为什么过了腊八就是年,只是隐约记得喝过了腊八粥,楼上楼下的大人们便开始大包小裹往家里买好吃好喝的,小孩子大饱口福,穿新衣服的好日子就不远了。那时候生活不是很富裕,但是邻居叔伯阿姨在楼道里碰上我们这些小孩子,还是会从兜里掏几块糖或抓一把花生毛嗑给我们吃。提前享受过年的待遇,让小孩子更加期盼年快一点到来。

年前的一个周日,爸爸说带我去买年货,我兴奋得脑海里马上闪现出我最喜欢吃的东西。大街上红火热闹,人们手里拎着、肩上背着各种年货,脸上洋溢着过年的喜悦。可是爸爸骑着自行车驮着我却没有加入采购的人流,而是直奔美术用品商店。这里平时就鲜有人来,快过年了更是冷冷清清,我不禁失望透顶,悻悻地跟在爸爸身后一言不发。爸爸很快挑选好了他需要的物品,售货员不解地问:“人家过年都买鱼买肉的,你买美术用品做什么?”爸爸笑着回答:“这就是我家的年货。”售货员仍然满是疑惑,把爸爸买的东西包好了递给爸爸。爸爸拉着我说:“走喽,回家过大年去喽!”

回家的路上,我生气地责怪爸爸:“过年你不买吃的喝的,却买这些没用的东西。”爸爸故作神秘地说:“谁说它们没用,它们的作用可大着呢。”

我的脑子被一连串的问号塞满,一进家门,就迫不及待地让爸爸揭晓答案。爸爸并不说话,先把斗笔放在水碗里泡上,然后把大红色的蜡光纸放在桌子上,将计算好尺寸的蜡光纸折好,用裁纸刀裁剪成十五厘米左右宽的长纸条,剪裁好的纸条又等距离折出很多方格,随后在桌子上铺上报纸,拿来小碗倒半碗胶水。我越看越蹊跷,好奇心驱使我一点点加入到爸爸的行动中。我按照爸爸的要求拿来泡好的斗笔,把裁好的红蜡光纸平铺在桌子上,爸爸开始用斗笔蘸着胶水在红蜡光纸上挥毫泼墨,每画好一个方格我就把纸向上平移一点,很快蜡光纸上就留下了胶水的印记。可透明的胶水描画出的是什么图案?爸爸笑着仍然不告诉我,示意我把刚买来的金粉递给他,只见爸爸手里攥一把金粉在涂着胶水的红蜡光纸上均匀地一撒,鲜红的蜡光纸像被施了魔法,霎时呈现出金灿灿的漂亮的行草字——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原来爸爸是在写春联。我欢快地围在爸爸身边,帮他递纸,撒金粉,把写好的春联平铺在地上晾干,忙得不亦乐乎。不多时候,地上已经铺满了不同寓意的春联。趁着春联晾干的时间,爸爸又拿出刻刀,用五颜六色的蜡光纸刻出各种吉祥如意的图案,装饰在春联的四角上,金光闪闪的字与精美的图案互相衬托,那简直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春联。

望着满屋喜庆的春联,我又疑惑了。“爸,我们家一副春联就够了,这么多得贴多少年啊?”爸爸说:“我们把春联送给邻居们怎么样?”见我还是一脸茫然,爸爸继续说:“爸身体不太好,太重的体力活你妈从来不让我干,自从我家搬到这,邻居们看你妈换液化气罐,搬东西,都会帮一把,我们是不是得感谢大家对我们的帮助?”我狠狠地点点头,把晾干的春联一副副卷起来用细细的红线系好,从楼上到楼下挨家挨户给一个楼门的邻居送去春联。

除夕的早上,爸爸带我贴春联。一推开家门,发现楼道里热闹非凡,邻居们都在贴春联。大家一边贴春联,一边互道祝福,楼上楼下一片欢声笑语,春联上的金字映衬得整个楼门熠熠生辉。

时光匆匆,世事变迁,老百姓日常生活早与过年无异,过年的方式也与时俱进发生改变,唯有家家户户贴春联的习俗千百年不变。现在的春联越来越精美漂亮,但“春满乾坤福满门”,始终是我记忆中最美好的新春祝福,那个贴满金灿灿春联的年永远是我人生中最温暖最幸福的年……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转自互联网,如涉及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告知本网处理。
责任编辑:韩箫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