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鞍山新闻 > 正文

【文化漫谈】 年年有鱼

游边

鳊鱼的边,鲫鱼的脊,胖头的脑壳,草鱼的皮。

如果说年夜饭是记忆的舌头,把家乡味和远方记忆组合成美味的佳肴,那鱼,就是舌尖上的味蕾。在春节团圆的餐桌上,用烧、烤、涮、蒸、烩、醉、糟、酿的烹饪方法,承载了关于家与归来的记忆和喜悦。

古往今来,鱼与春节结下了不解之缘,民间有“无鱼不成席”之说,尤其是年夜饭,家家户户少不了一条鱼。因“鱼”与“余”谐音,寓意“年年有余”,象征新的一年里,丰盛有余。

在中国传统的年俗中,鱼是餐桌上最常见,同时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道食材。早在上古时代,鱼已成为瑞应之一。《史记》曾记载“周王朝有鸟、鱼之瑞”。在我国古代,鱼跟雁一样,也作为书信的代名词。古人为传递信息,以绢帛写年年有余年画信而装在鱼腹中,这样以鱼传信称为“鱼传尺素”。隋、唐二代,由木雕或铜铸成鱼形,这样的“鱼符”是公认的史上最早的“身份证”,可以用来区分官员的身份。

“鱼”与“余”谐音,所以鱼又与富贵紧密相连。连过年食鱼的习俗,也似乎有一个潜规则。鱼是筵席上最后一道菜,端上桌基本上是不吃,留下作为吉祥物,意味着“年年有余”。有的地方,年饭时吃鱼,要留头留尾到明年,表达对新年“有头有尾”的祈愿。

而这个时节往吉林查干湖走上一遭,便有机会看到庞大的捕鱼队伍驾着马车往茫茫冰湖深处飞驰而去。查干湖被称作最后渔猎部落的地方,依然沿袭着马拉绞盘、冰下走网这种最原始的捕鱼方式。

这种渔猎文化最早可追溯到辽金时期。据史料记载,辽帝喜欢吃“冰鱼”。每年腊月,率领文武百官在查干湖面上搭建帐篷,冰面打开后,鲜活的鱼儿就接二连三地跳上冰面,辽金文化中称这种冬捕为“春捺钵”。因而查干湖的冬捕骨子里便带着豁达与豪迈的风风火火,连带捕上来的胖头鱼,吃进嘴里也多些鲜活凌冽的风骨。冬捕,既是一场渔业盛况,也是一种很有诗意的传统文化,更带着人们对下一年的美好期盼。

人们在捕食鱼的过程中,还形成了种种与鱼有关的风俗。《诗经·陈风·衡门》云:“岂其食鱼,必河之鲂。岂其娶妻,必齐之姜。岂其食鱼,必河之鲤。岂其娶妻,必宋之子。”以黄河的鲂、鲤喻宋、齐两地的女子,将食鱼与娶妻联系起来。这是因为鱼繁殖力强,生长迅速,象征着家族兴旺、人丁众多。

在这个迁徙的时代,人的流通,带动了物质的往来和信息的传递。而一桌桌团圆饭上,能登碟装盘、盛盅上屉、入杯满碗的美食,都会形成一种美食的语言,发出归乡召集的呼唤,统御每个游子回家。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转自互联网,如涉及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告知本网处理。
责任编辑:韩箫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