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鞍山新闻 > 正文

车 票

◎丁鹏云

电话响了几声后,里面传来一位女子的声音,听这声音年纪不大,慵懒的声音中透露着嗔怪。

“妈!这么早就给我打电话,天还没亮呢!”

“晓娜啊,你给妈打的钱妈都收到了,我和你爸商量着置办年货也用不了这么多,剩下的给你留着以后也许用得到!”

电话这头,一位中年妇女手握着电话,脸上洋溢着笑容,这笑容慈祥而且幸福。

“妈!我说多少次了,您呀,用剩下的钱和爸买一些营养品补补身子,我一个女孩子,也用不了多少钱,您就放宽心啊!”

“好好好!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等你回来一起买年货。”

“恩……现在年底车票难买,我尽量早点回去,年货您就和爸先准备着,有事情打电话啊!我再睡会儿,挂了拜拜!”

带着一阵哈欠说完,紧接着,电话里便传出来一阵忙音。

这是一通很日常的电话,很普通,普通到挂了电话后,让人回忆不起都说了些什么。

这是很普通的一天,老两口起床洗漱吃饭,在天际泛起白光的时候,便整装出门去置办年货了。

年底的每一天都有集市可逛,集市上车水马龙络绎不绝喧闹不止,每个人手中都或多或少拎着一两袋肉菜瓜果,一条街道上,商贩挂出的对联连成一排飘红百米。

“哟!晓娜妈,两口子没少买啊!选对联呢?”

“是啊!你不也买了不少嘛!”说着,晓丽妈看到老邻居的旁边站着一位亭亭玉立手里拎着东西的姑娘,“倩倩回来啦!一年没见,更漂亮了呢!”

这位叫倩倩的姑娘甜甜一笑,随即问道:“阿姨,晓娜什么时候回来啊?”

“昨天打的电话,快了快了!”

经过一上午的采购,老两口子拎着大包小包回到家,这年货终于买得差不多了,而姑娘打来的钱连一半都没用了,两口子还在埋怨花不了的时候,突然就都不说话了。

“晓娜妈,你把闺女那屋收拾收拾,还有年货没买,我再去买。”

“还有啥没买啊?”

晓娜妈正问着,男人已经出了门,直到天快黑才空着手回来。晓丽妈正纳闷,倒也没追问什么。

第二天,晓丽爸天还没亮就出了门,直到快中午的时候才赶了回来,一脸的喜色。

“买到了吗?”

“买到了买到了,可不好买了,我可挤了半天呢!”

“知道知道,买到就好,这回我就放心了。”

说着,晓娜妈高兴地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喂!妈,我正上班呢,什么事情?”

“晓娜啊!今年的年货我和你爸都买完了,就等你回来了。”

“我知道的妈!我已经提上日程了,快回去了。”

“那个,你爸说还有一个年货没有买回来,这不天不亮就去买了,现在才买回来,不过总算是买到了。”

“什么呀?”

“你上次不是说年底车票不好买嘛!就是你回家的车票啊!”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转自互联网,如涉及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告知本网处理。
责任编辑:韩箫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