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鞍山新闻 > 正文

雪 幕

◎孙 胜

那是一堵墙吗?砌筑了一幅丹青水墨。

那一幅灰白的笔墨,过于清淡,淡到无法再过于吝啬。

雪霁自地面上升,有根有枝,茫然地生长,空灵的雾霭横成了岭,侧成了峰,与云彩缝纫。山一色,林一色……

雪霁自天上来,扯成翻卷的潮头。流走的水雾倒像挂起的冰河,在寒冷的季节不肯张扬,一湖冰水也在沉默。

谁能扯开那幕幔,绳结又藏在何处?

千山赏雪,只有游客惊澜,稍不留神,一袭红衫闯进画中,搅碎了苍白的梦境。古寺钟鸣,吟唱起天籁之音,那一声声悠扬高亢的祈祷震荡在山坳里,回声四起,雪花纷落。

入画人的悄然身影,裁剪润泽的青山绿水,却将自己扮成了雪中的角色……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转自互联网,如涉及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告知本网处理。
责任编辑:韩箫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