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华体育 > 鞍山生活 > 鞍山商圈 > 正文

平安首席医疗科学家谢国彤剖解如何打造“未来之师”:常态化坚持才能有备无患

这是一个让谢国彤“措手不及”的大年三十。

携全家老小赴广东旅游的计划筹谋已久,成行在即。看着手机上弹出的一条条疫情实时播报,谢国彤开始觉得“情况不太对”了。“

作为平安集团首席医疗科学家,在短暂犹豫后,谢国彤决定取消出行计划,转而投身“抗疫”。为了与疫情“抢时间”,谢国彤与平安医疗科技团队在疫情期间加班加点,连续奋战20余日,更有在实验室一天工作超12小时的超高记录。

在密集的攻势下,不足一月的时间内,平安医疗科技即推出了多项“战疫”举措:上线疫情自查系统,建立疫情预测模型,在1500多家医院部署了AI智能阅片系统……这些医疗“黑科技”为广大市民抢夺救援时间的同时,也大大缓解了前线医护人员的诊疗压力,更为政府相关部门做防疫决策提供了可靠依据。

“战疫”期间,中国平安以“硬核”产品服务与“极速”应对时效再次证明了自身的科技实力与责任担当,但谢国彤对平安医疗生态建设显然还有着更高的期待——他希望平安战队可以具备“防患于未然”的能力,在面对来自未来的危机挑战时,能够有充足的工具和手段去从容应对。“虽然我们不知道下一次的爆发会在什么时候带来,但是它爆发的时候,我们至少可以比这次做得更好。”

“我们能做点啥?”为用户需求量身打造战疫“黑科技”

谢国彤决定研发“抗疫黑科技”的初衷,源自自己看到疫情快速蔓延时真实感受到的焦虑。“既然我们自己很焦虑,那么全国人民这个时候肯定都很焦虑”, 谢国彤想,“我们能做点啥?!”

2017年加入平安之前,谢国彤在IBM中国研究院任职长达15年,曾任医疗研究总监,主攻认知医疗技术领域,累计顶级国际会议及期刊上发表50多篇论文,获得40项专利、3项IBM杰出研究奖,并将诸多研究成果转化为IBM解决方案。长期在应用前沿开展科研工作的经历让谢国彤意识到,科技研发对于高效精准解决业务问题的助推力。

为缓解民众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来袭的“焦虑”,平安智慧医疗紧急研发推出了ASKBOB疫情动态系统,该系统能够精准抓取权威网站的疫情数据,以“秒级”刷新频率不间断地保证信息的实时性。谢国彤表示,疫情期间ASKBOB每天有近百万的访问量,目前有湖北省、深圳市、北京市、重庆市等全国200多个政府官方新媒体平台使用该系统监测信息。

“信息了解得差不多了以后,下一步大家都开始担心,自己是否已经染病,特别是出现了咳嗽、打喷嚏等症状以后。”

由该需求出发,平安有快马加鞭地上线了新冠肺炎疫情自查系统,用户进入系统后,会有AI机器人根据临床诊断规范进行提问,通过人机交互对话生成分析结果。如果发现疑似病例,系统会自动把这些用户引导至平安好医生在线问诊平台,由几千名来自全国三甲医院的医生们提供进一步的详细问诊,在线出具专业医疗建议与健康评估报告。

据谢国彤介绍,在疫情高发期,每天大约有3万至5万用户在平安疫情自查系统进行自查。此外,平安好医生的平台问诊量从以往的每日65万人次,大幅增长了5-10倍,在线医疗需求呈爆发式上涨。

“大家的焦虑一开始是得没得病,后来我们发现,出现了很多心理上的问题,比如说医生护士、或者政府摸查人员必须去前线,他们的家人可能就会产生心理上的困难。”

从实际的需求入手,平安智慧医疗又上线了心理咨询服务功能,通过AI评估用户心理状况。对于需要进一步进行心理干预的用户,平安联合国家心理精神疾病医学中心的几百名心理医生,对潜在患者进一步的咨询、疏解和治疗。

不仅是对C端用户提供疫情期间的各类帮助,中国平安同时也关注到了H端及G端的迫切需求,全力为前线医生与各地政府提供技术支持,缓解他们的抗疫压力。

“对医生来说的话,核心就是诊断和治疗。尤其是在武汉的医生,他们的医疗资源很有限,病人又很多,怎么样去提升它的诊断和治疗的水平?”谢国彤说。

平安找到的解答是人工智能。平安医疗科技将AI阅片技术部署到1500多家医院,由AI对肺部CT影像进行智能分析,判断病人感染新冠肺炎的可能性和病情发展阶段。此外,平安还搭建出临床辅助决策功能,并部署在全国超1.4万家医疗机构当中。当发热患者就诊时,临床辅助决策系统会提示医生该患者的感染可能性状况,并给出检验及治疗等相关方案,辅助医生提升诊疗质效。

“我们没有能力调动1.3万个医生到武汉去,但是我们可以提供这些AI影像和临床辅助决策系统,把它们部署在武汉的医院,让医生们可以更有效率。”

在技术赋能政府决策方面,平安早在今年年初就开始建立了“三阶三维”的疫情趋势预测模型,对疫情在春运前、本地传播和春运返工这三个阶段的传播情况进行预测,并从时间、空间和人群这三大维度去判断疫情接下来可能的走势和周期。

“在时间方面的预测,我们当时在1月底的时候,就预测现有确诊病例在2月20日左右会达到峰值,这与部分专家所说的元宵节(2月8日)到达峰值有差异。现在来看,2月17日全国现有确诊病例增长到了一个峰值水平,然后开始下降。”

在空间预测方面,除了接入卫健委颁布的疫情数据和人口流动数据外,平安好医生的问诊数据也会从侧面反应了疫情发展情况。谢国彤告诉记者,这是平安的独有数据:“比如说某个地区询问新冠肺炎相关症状的问题数上升,大概在四天之后,那个地方的(新冠肺炎)确认数就会随之上升,具备很强的相关性。所以就可以看到用这样的一些信息,我们可以更提早的去精准预测某一个地方它在未来一段时间它发病的人数会怎么变化。”

在人群预测方面,平安智慧医疗团队分析大量科研期刊上发表的重症病例、死亡病例,分析这些人具备的共性,可能导致该类人易患重症或者死亡的原因,然后用这些数据去做高危人群和高危地区的预警。

对于疫情中心的湖北省,平安不仅为当地政府提供了前述的三阶三维疫情趋势预测模型,还为湖北疫情指挥部建立了疫情预测系统。“疫情指挥部的负责人每天看这个系统,不光是看现状,还要看对未来走势的预测,帮助他们去做决策。”

周密布局的背后,是谢国彤与平安医疗科技团队的紧急攻克。连续20多天以来,平安医保科技实验室工作人员每天工作12小时,实现了日均核酸检测量500~700例,大大超过了部分三甲医院200~300例的饱和工作量。

辛苦之外,谢国彤更多感受到的是责任感与参与感。“通过这些事情,证明了民企能够发挥很大的作用,在这次疫情中除了捐钱之外,能够从自身的专业角度做很多事情,能够来帮助国家更好地抗击这次疫情。”

时刻“防患于未然”,打造“战疫”常备军

加班加点赶项目并非是谢国彤疫情时期才有的状态,事实上,自2017年加入平安以来,他每年飞行次数从80次上升到130次,飞行里程翻了一倍有余。

时间拨回到两年以前,对于彼时的谢国彤而言,下决心离开供职15年的IBM并非易事,吸引他作出改变的,是平安集团背后庞大而丰富的医疗生态场景,以及强有力的执行力文化。

初至平安医疗科技团队时,谢国彤肩负的任务是整合、构建平安医疗人工智能平台。如今,平安医疗科技构建的AI模型不仅在技术上已经十分成熟,还在业务应用中实现了全流程覆盖:从疾病的预测、导诊,到影像辅助诊断、作出治疗决策,再到患者出院后的机器人随访、患者教育等。

AI模型能够贯穿疾病管理的全周期,这背后不仅仅是技术的精进突破,更依赖于平安医疗生态的整体架构逻辑与布局能力。

对于平安医疗的生态构建,“理科生思维”的谢国彤的阐述十分直观清晰,即以人工智能作为底层支撑,加上患者、支付、医疗和政府机构这3个应用场景,这些被谢国彤称之为“一个底盘”加“3根柱子”。

第一根柱子:支付场景,又叫“C端”场景,主要指的是平安旗下的医疗健康生态平台——平安好医生。目前,平安好医生用户量已逾3亿,作为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医疗平台,平安好医生有着较为急切的AI提效降本需求。

<half_split>

“每天都有大量的医生要在平台上去跟患者沟通,去做治疗、做患者教育,这里面其实都需要AI技术的辅助,去提升医生的效率,要不然平安好医生要雇多少医生去回答这些问题呢?另外患者等待的时间更短了,体验也更好。”

另外两根柱子分别是“支付端”(P端)以及“医疗机构和政府端”(H端+G端)。谢国彤介绍,在支付端,平安积累了1.6亿与健康相关的寿险、健康险、养老险客户;在医疗机构端,平安的智慧医疗系统覆盖了1.4万医疗机构、30多万名医生,AI阅片和辅助诊疗等技术都能够帮助医生进行更高效的诊断;在政府端,平安已经在为全国200多个城市提供医保控费服务,利用大数据和AI技术进行反欺诈、反浪费,从而进一步实现质控。

正是源于这样逻辑清晰自洽,加上科研人员日积月累的辛勤付出,才造就了平安医疗科技团队在此次战疫中的快速反应力和科技战斗力。

但谢国彤并未就此满足,他还有更高的期待,希望将平安医疗科技团队打造成一支全副武装、时刻待命的“未来之师”,再面对类似疫情的时候不恐慌、不焦虑,更好地服务于大众。

“病毒的爆发是很难去预测的,同时疫情控制的成本又是很高的,可以看到,从医疗的角度来说,我们需要防患于未然,要通过医疗科技做一些事情。当下一次病毒爆发时,我们能够有一些工具和手段去应对,至少可以比这次做得更好。“

谢国彤认为,平安的智慧医疗应该常态化地坚持做三件事,其中第一件事是加强病毒的溯源及检测分析技术。“当面对新病毒时,知道它的基因就可以很快速地选取敏感性和特异性较高的检验方法,找出携带病毒的人,才可能进行后续的治疗和隔离。”

第二件事是搭建疾病防控平台,包括疾病的监控、预测和防控。“这个是平安做的比较多的,预测和防控平台都是目前我们做的比较好的,很多政府部门都在用。”

在此次疫情中,平安为政府管理者提供了网格化管理系统,将管理区域化整为零,通过AI机器人主动去打电话摸排,然后将结果上报。“这样的话就节省管理的成本,它不需要雇那么多人上人家去敲门,然后去问。”

第三件事是发力药品研发与制造,尤其是在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的新药发现以及临床试验两方面进一步探索。

据谢国彤介绍,在新药发现方面,平安联合明园基金斥资1800万投入瑞德西韦特效药在武汉的临床实验,旨在找到治疗新冠肺炎的有效途径;在临床试验方面,平安医疗科技研发了新的人工智能算法去寻找对免疫抑制剂治疗效果显著的慢性肾病患者人群,并在今年初发表在全球顶级医学期刊《柳叶刀》子刊EBioMedicine上。

布局未来,建立高门槛、有壁垒的医疗科技能力

对平安医疗业务同样抱有较高期待的,还有中国平安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马明哲。

马明哲在2019年年报的董事长致辞中提出,未来将继续发力科技创新,加大投入、布局未来,“建立高门槛、有壁垒的国际领先的金融科技和医疗科技能力,不断丰富应用场景,服务国计民生、反哺金融主业。”

2016年,平安集团提出了聚焦“大金融资产”和“大医疗健康”两大板块的发展战略,健康管理被放到了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在马明哲规划的图景中,“我们希望自己是一个连接用户、保险公司、医保、医院、诊所、检验检测机构、新兴智能设备以及各类健康服务提供商的综合性平台。”

目前,平安构建了涵盖“用户-服务商-支付方”的全方位医疗健康生态圈,通过平安好医生、平安寿险、平安养老险、平安健康险等多家子公司服务线上线下个人客户;通过平安智慧城市业务中的智慧医疗团队及平安好医生赋能政府监管部门和医疗服务各参与方;通过平安医保科技建立的智能化医疗服务平台对接医保局、商保公司等支付方,打通医疗生态全链路闭环。

平安好医生是平安医疗生态圈中的重要抓手,定位于用户随身的“移动医生”,平安好医生系平安大健康产业链上的垂直门户,也是引导用户进入O2O闭环的流量入口。

截至2019年年末,平安好医生累计注册用户量超3.15亿,自有的全职医疗团队人数达1409人,合作医院数超3000家,合作药店数9.4万家,覆盖全国375个城市,是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平台。2018年5月,平安好医生于港股上市,成为互联网医疗行业中唯一入选MSCI中国指数的个股。

另据中国平安联席首席执行官陈心颖介绍,此次疫情期间,平安好医生的新注册人次和线上问诊数量都是达到了5-10倍以上增长,未来发展更具想象空间。

根据平安近期发布年报显示,目前,平安好医生已进入到收入爆发式增长的阶段。2019年,平安好医生实现50.65亿元营业收入,同比增长51.7% 线医疗业务的会员产品收入超4亿元。随着经营管理效率不断提升,平安好医生净亏损持续收窄,2019年为7.47亿元,同比减亏1.66亿元。

平安医疗生态下另一个明星子公司——平安医保科技也在取得持续突破,日前已成功中标国家医保局 “宏观决策大数据应用子系统”、“运行监测子系统”建设项目及山东、河北、青岛等省市平台建设工程项目,并正为超过200个城市的医保管理机构提供医保精细化管理和参保人服务。

置于平安这样的综合性集团当中,医疗科技业务的发展并不是孤立的。它从金融主业中汲取资金、人才等多元养分,成长壮大后再反哺金融主业,进而优化金融服务的效率和品质,为金融客户提供增值服务,提升用户体验。

据平安好医生董事长兼CEO王涛介绍,平安好医生以“轻问诊”移动医疗作为切入点,通过搭建医疗服务网络,联动国内医疗资源,可为平安的健康类险种带来广阔的流量来源。

2018年,平安好医生携手平安人寿在业内首推的“保险+健康”模式荣获深圳市金融创新奖。区别于行业内传统的聚焦用户事后理赔服务,这种健康管理模式致力于用户身体素质的提升、疾病发生率的下降。用户在获得更完善的健康服务体验的同时,可以帮助保险公司有效降低理赔率,实现客户满意度和业务增长的双赢效果。

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鞍山中心支公司供稿

责任编辑:怡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