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华体育 > 千华专题 > 文明文化 > 千朵莲 > 正文

春来荠美忽忘归

◎任朝福

小时候,我生活在东北的农村,挖过很多野菜,如“婆婆丁,苦麻子,灰菜”等,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挖荠菜。

那时的农村生活条件非常差,普通农家秋天开始一缸酸菜、一缸咸菜过冬。到了春季,最先上百姓家餐桌上的绿色是荠菜。

放学后,三五个小朋友约好,背上背筐,带着菜刀,向田野进军。挖荠菜,讲究找潮湿的土壤,那里的菜个大、水灵。谁的眼睛尖,跑得快,谁就能最先挖满筐。挖菜过程中,还会把特殊大的荠菜放在筐沿上,等都挖满筐,比试一番,王者带头往家返。

回到家里,母亲就把荠菜煮好攥成团,一大盘放在餐桌上,供我们姊妹七个食用。吃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清香久久地留在舌尖上,乐在心里。

上中学和高中的时候,家里的生活条件有所改善,春季能买一些蔬菜吃,但偶尔也能吃上荠菜团,是蘸着鸡蛋酱或肉酱食用的。

上大学后,在学校图书馆里查找关于荠菜的资料,荠菜属于十字花科荠属植物,分布于我国各个省区,有很高的营养价值和医药价值,含丰富的荠菜酸、胡萝卜素等。

参加工作后,住在城里,但每年春季都会想起挖荠菜的经历。忙于工作,忙于家庭,再也没有时间到田野里去挖荠菜。

今年春季,我已退居二线,有时间了,开着车,带着妻子和孙子重返挖荠菜的“战场”。漫步在田埂上,吸着大自然荠菜的幽香,心旷神怡。我拿一棵荠菜,告诉孙子,爷爷就是吃这荠菜长大的。

明媚的阳光照着田野,照在那一棵棵荠菜的叶片上。

责任编辑:韩箫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