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华体育 > 千华专题 > 文明文化 > 千朵莲 > 正文

抖 音

◎白兰

早上刚睁开眼,还没醒透,就听街上有人喊:稗米面发糕,老好吃了!声音不高不低陈述语气,再加上这个人声音浑厚,每个字都说得特别结实。听得出来,这个卖发糕的绝对是个老生意人。他的特殊叫卖方式,又叫我想起了二十年前的一个叫卖声。

那是个初冬的傍晚,天还没有全黑下来。我在厨房准备端菜,窗外传来一个卖糖葫芦儿的声音:糖葫芦儿~唉唉唉!这声音一下子把其他声音排挤开来,一股脑地灌进了耳朵。又听了两声,我差点笑出声来。这哪是卖糖葫芦儿啊,这个人分明是在嚎他的糖葫芦儿,是想把他失散的糖葫芦儿找回来。糖葫芦儿~哎哎哎!糖葫芦儿仨字儿又短又快,而哎字抖成三节。声音由远而近,我好奇地往窗外看,一个男人穿着羽绒服,戴着帽子扎着围脖,周身裹得严严实实。推着自行车,车把中央竖着一个秫杆捆样的东西,上面插满了糖葫芦儿。那慢悠悠的八字步和他的声音一样老态。

一天,两天,一连好几天几乎都是这个时刻,那个卖糖葫芦儿的人,由西向东喊着他那抖音,从我家窗外走过。忽然有这么一天,我开始关心他了。我想起他那笨拙的叫卖声,我猜他原本不是个做生意的人。还有他行走的步态告诉我,他已经不再年轻。这个不再年轻的人,在千家万户正吃晚饭的当口,一个人在庞大的夜幕里,因那几串儿小小的山楂走街串巷,疲惫地奔波。想到这些,心头掠过一层薄薄的凄凉!就是那天,我准备买他的糖葫芦儿。我准备听到他第一声叫卖我就下楼,如果他的糖葫芦儿剩的少,我就都买下来。如果他剩的多,我就多买几串儿,我一定要帮他早点回家。这天傍晚,我一直听着街上的动静,五点半,六点,七点……抖音一直没有在我家窗外响起。我想那个卖糖葫芦儿的人可能今天没有出来,或者他今天运气好,早卖完回家了。说不定他现在正和全家人,坐在一起吃饭呢!可是,自从那天起,那个卖糖葫芦儿的抖音,再没出现过。

那个年月,城里好多人失去了工作,我还被安排给他们讲中医保健课。在一个课间,与一位王姓学员唠嗑。他讲,他曾经卖过菜,蹲了一天市场,晚上回家和老婆一算账:赚的钱只够买三个头菜。说这话时,他在苦笑,眼神掠过一丝自嘲。听他讲这些,我又想起了那个卖糖葫芦儿的人。猜他卖糖葫芦儿的赔赚,猜他曾经的身世。

如今,快二十年了,那个抖音在我的心中仍然挥之不去。不知道那个卖糖葫芦儿的人,现在怎么样了?

责任编辑:韩箫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