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华体育 > 千华专题 > 文明文化 > 千朵莲 > 正文

大馆夜市—— “深夜食堂”点亮城市夜经济 小时候的夜市

◎马宝和

那可是老早年的如烟往事了。那年代没有“某某经济”、“某某模式”的名词、概念,只有实实在在的日子,实实在在的生计,实实在在的感受。寒暑自来去,日月任东西,从立夏的池塘蛙叫,到立秋的林木蝉鸣的季节里,小镇天天都有夜市。

地址就在小镇中街小市场,那一带有梨园、有茶楼、有卦馆、有寺庙、有诊所、有饭铺、有菜床、有书摊……夜市以山根儿一片平地为基点,任其辐射。立夏之后,昼更长了,天更暖了,每天午后三点起就有业主进驻直到晚上九点。

印象第一的是评书大鼓、京评折子戏、武术魔术、民乐小合奏等,圈地一个角落后锣鼓开场。业主多属“票友”,也都随和,说是“有钱捧钱场,没钱捧人场”。那时我刚上小学,就从这里知道了一些京评曲牌、广东音乐。时至今日,闭上眼睛尚有《彩云追月》、《雨打芭蕉》旋律的幻听。评书,我记忆的多是讲地方贤达如《尚可喜演义》、《张作霖演义》的内容。特别有记忆的是一位外地客人,投亲未果,差了“盘缠”,竟借把折扇,租件长袍,在夜市说了三个晚上的“书”,攒足“盘缠”,返回故里。此人看有学养,每天必开宗明义,表明自己的旅途困窘,不得而为,小镇人真很善良,平时“蹭书”者,也能掏出“角八”慈悲解困。他说的评书是《儒林外史》,“范进中举”就是我由外客说书那儿听到的。有一位日裔青年,用铅笔素描为人画像。还有一位县中教师专事小提琴独奏,小股“洋风”融入夜市。此外,南门小学操场,每礼拜必有一场露天电影。西门晋商会馆戏台,每星期必有一出完整大戏。

印象第二的是医药气功的区域。有展销祖传丸散膏丹的,有传授禅修打坐秘笈的,有绝活按摩推拿的……特别是一位老者,说不准年纪,只见鹤发童颜,静松动猿,从立夏到立秋一直是半袖短衫、半截短裤,脚穿薄底便鞋,光着腿打“绑腿”,以《易经》讲解《黄帝内经》,讲阴阳讲经络,出售包医百病的大粒药丸。有此围观者觉得奇怪,他反倒说,病由心生,病病相通,医病先医心,一药只医一病就不能称为良药。说来也怪,大粒药丸,真就医治了多种疑难杂症。他也就成了有名的江湖郎中,大粒药丸竟成为小镇家庭必备的太平良药。他还说到,虔诚讨来之药,多为一药多治,这当中“没道理”就是“大道理”。老者仙风道骨,以自己形象代言自己药品,很有说服能力。

印象第三的是餐饮之类的地面。包括地方特吃、薄酒小菜,其中最具特色的要属清真食品,包括烤羊、烧鹅、熟食、黏食、面点、凉拌、茶羹……小镇回民较多,经营者一色小白帽短皂衫,其中便有家父忙碌于内。

印象第四的是瓜果品类的地盘,应该是从“花褪残红青杏小”的青杏开始的应季瓜果,杏、李、桃、瓜、枣、梨、果、葡萄无所不包,尽为地产。香瓜论“个”卖,西瓜论“牙”卖,梨果论“堆”卖。也有现场加工的干果“糖炒栗子”等。

与夜市熙攘强烈对比的是附近三处寺庙,山门紧闭,钟鼓合时,新竹迎古月,老松摇今风。咫尺“两个世界”,我曾多次对之发呆。

我于夜市多在“心灵”,少在“舌尖”。夜经济,吃乎思乎,外乎内乎、短乎长乎,有乎无乎,我以为应该多些深层文化的支撑,“经济搭台,文化唱戏”使其成为一脉地域文化,成为居民人文的乡愁。

责任编辑:韩箫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