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华体育 > 千华专题 > 文明文化 > 千朵莲 > 正文

小镇公园第一联

◎马宝和

小镇公园实为一玲珑剔透之盆景,恰如联云。上联:山不在高,水不在深;下联:先天下忧,后天下乐。上联言境相,下联呈心性。合于先德古意:乐自然,忧天下,抒性载道矣。

撰联者正为将城内厝来之山开辟成公园的有清某代某知县。按现在来说,建一公园实很平常,然而于古来各域概为私园有,公园无。恕我孤陋寡闻。此公园为当时罕有之公共投入,公共设施、公共空间。

上联取刘禹锡《陋室铭》中句,城中飞来之山,实在不敢称高,但的确有“仙”,山上常有仙影仙声;山顶潭水,实在不敢说深,但的确有“龙”,潭中常有月影龙形。园多神兮秘兮。究竟是心外无物,仙也龙也,在心不在境。如同东坡与佛印之公案,心有佛陀见佛陀,心有牛屎见牛屎矣。个人观照,个人天地。下联取范仲淹《岳阳楼记》中句,忧天下乐天下,无论是居庙堂还是处江湖,都要以道事君,以仁惠民。真不愧为文显而政赫,三立完人范文正公之金声玉振矣,实为撰者之志道,据德、依仁、游艺。某知县亦官亦学、亦中亦西、亦佛亦儒、亦知亦行、亦忧亦乐。为显见之见性者更尽性者。刘氏“陋文”,范氏“岳文”,无疑千古名篇,二文二句无疑为文中之睛。撰者匠心集英荟萃,堪称妙哉绝哉。

早年间,小镇公园诗、联甚多,瞻读以来我以为此联应属第一,故有标题之提。无论从先后来看,从路份,从律仗来看,都堪称第一。某知县任内谋事,尽以刘公范公为楷为模。知县先后兴新学,建医院,疏河流,通道路,重农商,开矿业,稳平安,易风俗,守廉洁……在其离职还乡之际,小镇空巷相送,达至古道长亭。民谚没错,“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然而还要记住下面的两句话:“政誉官去后,民意岁月中。”高下优劣,历史会有评说。

寒暑阴阳,新旧古今。再回小镇,重游故园,山水依在,人文皆非。今确是今了,新确是新了,只是觉得人文含量的“溶液”远远超于“溶质”,倒是有些诗,倒是有些联,不过没滋没味。后人完全无视前人文墨痕迹,大多任性由来“信笔开河”。这里应该学学李白。李白来到黄鹤楼诗兴大发,转眼看到了黄鹤楼上崔灏题诗,由衷说出,眼前有景道不得,崔灏题诗在上头。而我们呢?宁可“点金成铁”,化神奇为“速朽”,值此,乡愁之寄已被异化矣。

责任编辑:韩箫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