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华体育 > 千华专题 > 文明文化 > 千朵莲 > 正文

那一年我中考

◎丛日昉

我中考那天早晨下着瓢泼大雨。

我们是县重点初中,同学都住校,考场设在三公里远的当地镇中学。同学们一大早从食堂打了菜汤和馒头,吃完就出发了。那年月没有校车,多数同学连伞都没有,徒步去考试,雨浇得睁不开眼睛,考试用的东西都放在铝饭盒里。

考场里准备了一条干毛巾,我们轮流擦了擦手。第一科考语文,我的强项!

答卷一如既往的顺手,所向披靡的感觉,很快答到了作文题,两个作文,是关于“是否开展第二课堂”主题班会的续写和议论,我选择了续写,构思、列提纲,轻松完成。离考试结束竟然还有四十分钟,检查了两遍,实在没啥可改的了,就在那坐着等时间。湿衣服塌在身上真是有些难受,我一根一根拽着粘在一起的头发玩儿,终于熬到交卷的铃声响起。出了考场,雨小了很多很多,空气清爽甜丝丝的。

同学们仨一群俩一伙开始议论考试的题。我问一个同学:“作文你写的哪一个?”她瞪大眼睛看着我说:“俩都写呀!”旁边同学围了过来,语文老师使劲点了我的脑袋一下说:“你眼睛长哪了?”

可是,我明明看到“任选其一”的字样了啊!多么希望是她们看错了啊!越来越多的同学安慰我,忽然想起那两个作文分值都不一样,续写十五分,议论文二十五分。当时脑袋一片茫然,她们说什么都听不清楚了……

一路泥泞跋涉回到学校,我的凉鞋也掉了底。

接下来的考试每一个题目我都仔仔细细作答,力求会的就绝不丢分。考完那天又是冒雨走回学校,三十多人的宿舍里变得一片狼藉,大家都收拾东西打行李包,离愁别绪蔓延着,有同学在流着眼泪。

第二天有家长骑自行车来接,也有的自己找别班同学帮忙往车站运行李。我们矿区的几个同学搭乘矿里的“解放车”,互相抬举着把行李运上车,再爬上车斗,除了行李还都有一个大网兜,装着洗脸盆等,一路颠簸哐哐当当地响。我再三叮嘱这几个同学千万别告诉我父母我落下一个作文没写的事。

等成绩的日子我几乎每一天都在昏睡中度过,不爱说话不想吃饭也不愿意见外人,家里人也都敛声屏气的,谁也不问我考得怎样。

一天中午我又在假寐,听到父母在隔断外屋关于我的对话。

父亲说:“大丫头肯定是没考好,千万别惹她生气,别说她。”“谁敢说她呀,天天就这么躺着睡觉,这可咋整啊!”母亲叹息着。

父亲又说:“我昨天去找镇中学校长想让她去复习,王校长用鼻子哼了一声没搭理我。”“我明天去找她老舅吧,他应该能和校长说上话,还得张罗复习费。”母亲的声音带着责怪语气,平时脾气不好的父亲竟然没再言语。

我憋了多天的眼泪终于还是流了下来。

又过了几天的晚饭前,父亲小心翼翼地微笑着和我谈了,他说复习的事差不多办成了,复习费家里有,不用担心,又说考试无常,家里人都知道我很用功了,再复习一年肯定能行……我依旧不吭声。

终于熬到发榜,我竟然考上了一所次重点高中,这多亏了班主任老师,报考时他把我的“不服从分配”改成了“服从分配”。他说到什么时候都得给自己留条后路,我当时还极不以为然。

就这样,鬼使神差的我以2.5分之差与我理想的重点高中永远错过了。

此后我的人生之路兜兜转转,三十几年来一直像向日葵一样努力地向着阳光生长,生活大多数时候也都还是安稳静好的样子。“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在所谓的成败得失之间辗转感悟,逐渐变得平和淡然。“每次走到人生的十字路口,我都知道哪条路是正确的,但我从不走,因为太艰难了。”感觉某部电影里的这句台词真是妙极。

又是一年中考季,考生的家长们悉心照顾、母亲们旗袍盛装、道路戒严、警察护卫………一切都是为中考让路的大场面。不禁想起那一年我的中考,那时候我们的父母和老师所付出的一点儿也不比现在的少,而我也不比现在孩子懂事。

责任编辑:韩箫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