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华体育 > 千华专题 > 文明文化 > 千朵莲 > 正文

重塑鞍山地域文化的重头戏 ——观现代话剧《燃烧的钢铁》联想并进言

◎端木纳德

2020年7月22日晚七时,笔者应市文联暨鞍山艺术剧院之邀,赴鞍山大剧院观赏由著名戏剧创作家、戏剧理论家孙浩创作编剧,国家一级演员、一级导演宋国峰导演,国家一级演员姚居德主演的现代话剧《燃烧的钢铁》。甫一落座,绛紫色的帷幕便已缓缓拉开,舞台一片空黑,雄壮的阅兵式音乐却渐次响起,传来铿锵有力的步武声。随着“向右——看”的口号声,机械隆隆的马达声,战机掠过的轰鸣声,恁地威武雄壮,撼人心魄……只见点光亮起,一位耄耋妇人,着一袭紫红色的旗袍,戴着金丝边眼镜,满头银发纹丝不乱,她双手高举嵌有老英雄孟泰照片的牌子,心潮澎湃地望着广袤的时空场景。原来这位举止高雅、气质非凡的老人即是孟泰的女儿孟庆珍,只见她深情地望着自己手举牌子上的照片,缓缓说道:“爸,您看见了吧,这是北京,这是您来过多次的天安门广场!今天,我和您一起来参加建国 70周年阅兵式。您看到了吧,我们威武的人民军队!您看到了吧,我们强大的祖国!您曾说,我是一块钢铁,是毛主席、共产党把我点燃!我要燃烧,为建设我们的国家释放出全部能量!经过几代人的艰苦奋斗,您那代人的理想变成了现实!在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我想起了您,想起了妈,想起了当年那艰苦而气壮山河的岁月。”

无疑,这别出心裁的开场式,由孟泰女儿孟庆珍来演绎宣叙,就像一把火呼啦啦点燃了观众席上无数家乡人对老英雄孟泰以及孟泰精神的眷念和回顾之情……

这部现代话剧,是在全国著名劳动模范、老英雄孟泰事迹的基础上创作而成的。剧情从1947年、1948年初开始,孟泰一家已绝粮断炊三天,孟泰躲在自家天棚上半月之久,直至1948年2月19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了鞍山,孟泰和所有钢厂工人一道,成为国家主人。为了支援解放战争,孟泰带领工人从废料堆里捡拾旧零件,没动用国家一分钱,硬是修复了2号高炉。此后九座高炉全部复产,解决了几百项生产技术难题,培养了新一代工人。三年困难时期,孟泰带领工人生产自救,爱厂如家,先后八次受到毛主席接见。他忠于人民忠于党,热爱集体,艰苦奋斗,勇于担当,把个人命运同党同国家紧密地融于一体。他崇高的精神,深深地影响了几代鞍钢人,为鞍钢留下了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新一代鞍钢人沿着他的足迹大步走向未来。

如何运用“现代话剧”这一艺术形式,来弘扬和承载一代英雄人物的成长过程和心路历程。在话剧表演中,角色可分为第一角色和第二角色。第一角色是剧作家,是创作剧本的角色形象,他存在于纸本中以及读者脑海中。第二角色是演员,通过自己主观能动再创作,在捕获自己对于第一角色的形象感受之后,加之自己的生活体验、个人性格,生命力量而得到的可以使观众切切实实感受到有血有肉的舞台艺术形象。第一角色的确立就像是坐标轴,无数演员对第二角色的塑造就像象限内抛物线上无数的点,第二角色无限接近于第一角色。正因为如此,话剧艺术才被注入了鲜活的可看性,也让观众对于剧中人物的再创造,充满审美的新奇并乐此不疲。

《燃烧的钢铁》恰恰体现了现代话剧艺术中的鲜明特征,剧本非常贴近生活,贴近英雄人物的内心世界。第一角色以充满生活的语言元素、特性和情趣,设计了符合生活逻辑的戏剧冲突、矛盾和情节,以高于生活的艺术语言和结构,为第二角色提供了足可资用,无懈可击的语言环境,夸张甚或变形的隐逸职场……观剧过程中,令笔者蓦然记起当年鞍山的文化盛况——陈依群的《蔡文姬》,马贵祥的《鼓王》,这都是蜚声于京津海域的典范之戏……今天鞍山艺术剧院能捧出《燃烧的钢铁》这样规模与成就的重彩也就不难理解了。在整场的演出中,本埠观众出奇的悄静,完完全全被剧中情景所陶醉。其实孟泰的英雄形象,早已贮存在他们心中,只是今晚的演绎唤醒了他们对老英雄忆恋的情潮,结束的掌声风起云涌,一浪高过一浪,除了表达对老英雄孟泰的敬仰之情,亦是对《燃烧的钢铁》全体演职员的肯定、赞扬与感谢!

深入开掘鞍山地域文化的独特魅力,除了这方热土孕育了气势恢宏的钢铁文化外,其实同样孕育了旅游文化,先辈们为我们留下了异常丰厚的文化遗产。钢铁文化与旅游文化如同鸟之双翼,只有双翼振动,鸟儿才飞得更高更远。钢都近郊的千朵莲花山,被称为东北第一山,被先贤甚或帝王誉称可与五岳媲美。应举全市之力挖掘打造本埠地域文化之盛。今天,终于从现代话剧《燃烧的钢铁》的创作与演出看出端倪,重塑鞍山地域文化的重头戏,应该是钢铁文化与旅游文化并重,我们期待并努力……

责任编辑:韩箫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