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华体育 > 千华专题 > 文明文化 > 千朵莲 > 正文

老 街

◎肖婉莹

比起华丽的商场,我更喜欢逛露天老街,特别每值年底,那里拥挤的集市更让人着迷。

老街门口矗立的剥落墙皮的高大牌坊,不知建于何方年代。老街在一声声吆喝里拉开了集市的清晨。老街正景是一排排中规中矩筋骨相似的带篷架子,这就是一个标准的摊位了,一个连着一个,让人没空去甄别哪个摊位是孤家寡人,哪个摊位跟下一个又是同宗一家。虽然摊位样式统一,但招牌却各有各的不同。就说那个卖茶叶的摊位,明明是静静品茗的地方,却非要在茶招牌下支起一柄深朱砂色的大壶来,那大壶酸菜坛子般大,很是朴拙。买茶前需得先品茶,品了茶当然也可以放下杯子走人。壶托儿变戏法般由灵巧机关轻轻转动,壶嘴里缓缓喷出细流,不偏不倚注入摊位前码得规整,事先用茶匙舀好茶叶的一次性纸杯里,茶叶旋转了几下,就沉入水中,顺势舒展身姿,那茶水也绝对只是六七成满,绝不会溢出或烫了路人。寒冷中喝上一口热茶一定要比在暖屋里喝要香上许多,但很少有人品尝,早以过年之名捆上两包就走。

一边走一边买,一边买一边吃,到了老街,谁又舍得免俗。谁叫一个紧挨一个的货架上,堆满了各式糕点、干菜、香料、果脯、糖果……糕点也应该是人们寻常得见的,它们裸露着堆在一大张白色油纸上,椰蓉味、榴莲味、奶油味……好像才出锅,刚刚改了刀来不及裹上精美的包装,随便品尝,冷凝的空气中咬上一口糕点,仿佛像释怀了什么,甘香鲜美,余味未了。此地毗邻有山,所以那些山珍干货哪里少得了,深浅颜色的蘑菇,叫不上名字,有着各式形状,但没人会忘记其之美味,每样挑上几两,在过年时悉心安排。如果此时你还跟挑古董似的二心不定当买不买,拥挤的人流就会让你毫不费力进入下一番的难以取舍,是先买个现炸出来的北方改良版的臭豆腐好,还是先来一小碗刚浇上老汤,黑白相间热气腾腾的毛肚好,那毛肚上边刚撒上的香菜,在热气的拱推下,正一张一翕的。

我更喜欢老街里的手工特产,一根彩色铁丝九曲迂回变成一把有着枪膛的小手枪,还有自行车、飞鸟……记得刚上班时,工厂里的老师傅就会拣地上剩下的电线头,用尖嘴钳子一会儿工夫卷成个微型小自行车,还真说不定这里就有出自他手里的作品。那些巴掌大小的蒲草编的小笤扫、小笸箩、小木雕也趁喜气扎着红头绳,跟小葫芦们一起混进文玩的队伍里,我打量半天穿绳的脉络,也没得要领,想来不起眼的一花一叶,皆有其内在章法,不经仔细研究,哪得轻易明白。

傍晚的集市,热闹依旧,刚刚掌起的柔和灯光为这里平添了几许家的温馨。望着眼前的一切,突然间我竟踟蹰不知所归,那么一股酸暖登时涌上鼻尖,因为我在那一刻才发现,任在谁心里都会有这么一条老街,在过年时,通往家乡。

责任编辑:韩箫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