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我的小康生活】 种秋菜 扣大棚 种植户刘香环一家年收入20多万元

20日,千山区东鞍山街道侯爵屯村民刘香环正在菜园子里拾掇秋菜,他的丈夫已经驾车拉着第一批拾掇完的秋菜进城销售。虽然秋菜并不是刘香环家主要的经济来源,但20多年来种植秋菜早已成为习惯。

1

刘香环捧着萝卜。

“这种白菜是高桩儿的,耐煮不爱烂,比较适合渍酸菜;今年雨水大,葱白儿不太高......”58岁的刘香环如数家珍地介绍地里的秋菜,手上也不停歇,几句话的功夫就拾掇出一颗白菜。“今年秋菜行儿不错,我家那口子今儿早晨拉着一车白菜去集上卖了,卖得快的话头午就能回来。”刘香环捋了一把白菜叶子笑道,今年秋菜价格比往年高了很多,白菜每斤4毛钱,去年只有2.5毛;大葱上门收购价格高达每斤8毛,而去年自己去市场贩卖才6毛左右;萝卜上门收购价现在已经达到每斤5毛,去年同期自己销售才3毛左右。

2

刘香环捆葱。

刘香环认为今年秋菜价格高的主要原因是受疫情影响,很多外地菜难以运到鞍山地区,物以稀为贵,本地菜价格自然“占俏”。刘香环说,今年这个价格已经很多年没有遇到了。“我家这些秋菜出个1万多块钱一点问题都没有,基本能勾一栋草莓大棚的成本。”

3

刘香环拾掇白菜。

与别人家用稻草捆葱不同,刘香环是废物利用,用的是自家草莓大棚的废弃滴灌带。对于刘香环家来说,种植和销售秋菜只是锦上添花,两栋草莓大棚才是家中主要收入来源。近几年,仅靠这两栋草莓大棚和一小块榛子地,刘香环家每年都有20多万元的收入。对于现在的生活,刘香环极为满意,她每天都会从柜子里拿出账册记录营收,20多万的收益都是由几十元、一二百元的小数字堆砌而成,这是她作为种植户的收入常态。刘香环的子女均已成婚,在鞍山市区工作,世代务农的传承似乎将在刘香环这一代终结。

4

刘香环记账。

“我父母辈就种秋菜,那时候我是看着他们种,后来我自己种。”对于刘香环来说,秋菜的收入似乎已无足轻重,种植秋菜已经成为她的习惯,她的传统。刘香环从地里拽出一个萝卜抹了一把:“看看,多水灵,多好看!”

作者:王渝荐

责任编辑:筱权